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绿色小说网 > 现代都市 > 官嫂精品全集

官嫂精品全集

一颗水晶葡萄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《官嫂》是作者“一颗水晶葡萄”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都市小说,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张元庆秦林宇,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:所谓官场,是个深不见底的修罗场。在这里,每个人都是棋子,走的每一步,都是整个人生的缩影,棋差一步,就是万丈深渊。人生低谷的张元庆,因为一场意外偶遇自己的顶头上司的领导夫人!从此打开了一条向上征途!面对领导夫人的青睐,事情逐渐越发的诡异起来!深夜,看着窗外,张元庆回首望去,眼神透过一丝狠戾!这到底是一场通天的富贵,还是一场暗局涌动的旋涡场!...

主角:张元庆秦林宇   更新:2024-07-18 04:05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张元庆秦林宇的现代都市小说《官嫂精品全集》,由网络作家“一颗水晶葡萄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《官嫂》是作者“一颗水晶葡萄”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都市小说,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张元庆秦林宇,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:所谓官场,是个深不见底的修罗场。在这里,每个人都是棋子,走的每一步,都是整个人生的缩影,棋差一步,就是万丈深渊。人生低谷的张元庆,因为一场意外偶遇自己的顶头上司的领导夫人!从此打开了一条向上征途!面对领导夫人的青睐,事情逐渐越发的诡异起来!深夜,看着窗外,张元庆回首望去,眼神透过一丝狠戾!这到底是一场通天的富贵,还是一场暗局涌动的旋涡场!...

《官嫂精品全集》精彩片段


殡仪馆的工作倒是不紧张,因为习俗的问题,基本上也就是上午忙碌。

中午的时候,叶山秋等人有时候喊着一起打打牌,毕竟到了下午就没有什么活了。

张元庆没有自暴自弃,虽然知道自己被发配,仍然坚持开展调研。

两天时间,就把这里情况摸得差不多,还写了一个调研报告。他知道这报告就是给民政局也没啥作用,所以发给叶山秋等人共同探讨,希望能够对他们工作有帮助。

这一天,张元庆还在叶山秋办公室抽着香烟聊工作的时候,突然张大强走了进来,双眼发直,跟见了鬼一样。

“大强,怎么回事?”看到这家伙的神情,叶山秋也有些不自在。

他倒不是害怕见鬼,而是怕出了什么大事。殡仪馆这边一旦发生什么安全事故,也是很严重的。

张大强这才缓过神,眼神极为古怪地看着张元庆:“张科长,有人在会议室等你。”

张元庆下意识问道:“什么人?”

张大强嘿嘿一笑:“您去了就知道了。”

对方神神秘秘的,但是应该不是什么坏事。张元庆起身去了会议室。

会议室里面一男一女,张元庆一个照面就将两人认出来了,这两人就是组织部的科员方秋和孙婉。

“方主任、孙主任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张元庆看到组织部的人,也有些纳闷。自己不是才领的处分么,难道在殡仪馆还能再接到处分?

方秋非常热情:“张秘书风采依旧啊,我们是代表组织来的,快跟我们走吧。”

走?张元庆丈八和尚摸不到头脑。

孙婉看他傻乎乎的样子,不由噗嗤一笑:“方哥,你不把情况和张秘书说清楚,只怕张秘书不敢跟你走。”

方秋笑了,拿出了一份文件:“张秘书,你的事情被大领导过问了,觉得处罚过重,所以对你有了新的安排。”

张元庆拿过文件,发现又是一封调令。

上面陈述了之前的处罚矫枉过正,决定将张元庆从民政局三级主任科员调至市政府办公室工作。

张元庆宛若做梦一样,大脑晕乎乎的。这是他一个星期内,接到的第二封调令。由于太过突然,太过转折,让他一度怀疑是不是哪里出错了。

一个星期两个调令,这也打破组织部记录了。

“快点跟我们上车吧,大领导可还在等您呢。”方秋说话的时候,不由自主加上了敬称。

张元庆跟着两人走出了会议室,叶山秋和张大强、苏力都来了。

“张科长,恭喜恭喜啊。”苏力与有荣焉的笑着上前道喜。

张元庆看了一下自己手里的调令,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什么表情:“先别急着恭喜,我都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呢。”

叶山秋难得也开口:“不管什么事情,离开这个地方都是好事。”

叶山秋上前和他握了握手,重重拍了一下肩膀:“不论去哪,好好干,别再回来了。”

对于殡仪馆这三人,张元庆虽然相处时间不长,却结下了不错的交情。他也开了一个玩笑:“这可不是我想不想,哪天出了意外,说不定还要苏部长亲自去接我,把我送到火化车间。”

方秋和孙婉听了这种玩笑,都不由有些咋舌。心想这些人,开这样的玩笑,也不嫌咒自己啊。

苏力毫无这个觉悟,信誓旦旦:“这点张科长放心,我手艺不错,还拿过劳模……”

“滚!”叶山秋毫不留情在他头上狠狠扇了一巴掌,打断他的话。

大喜日子,别给这家伙搅黄了。

张元庆不以为意,跟着方秋等人走出了殡仪馆。

看着外面鸟语花香,一时之间竟然恍如隔世。这几天的经历明明是真实发生的,却让他感到格外的玄幻。

三人驾车回到了政府大院。重新回到这个工作近一年的地方,张元庆下意识就要往市委办公室而去。

方秋一把将他拉住:“张大秘书,你别走错了。”

张元庆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新的单位并不是市委办公室,而是市政府办公室。

市委办公室和市政府办公室,听起来差不多,实际上完全不一样。

市委办公室是党办,负责党的事务性工作。不过现在党管一切大背景下,市委办公室权限也比以前大得多,不过终究还是偏向党务。

市政府办公室也叫行政办,负责政府或行政事务性工作。

张元庆在大院待了将近一年的时间,自然知道双方的不同。

在路上,他就想到了方秋所说的话,自己能够回来,最主要是有大领导帮自己说话。

只是他并不知道是哪一位大领导,联想到自己的新单位,难道帮自己说话的人,是市政府的领导?

市委办公室和市政府办公室最大的不同,就是归属的领导不同。市委办公室严格意义上是对市委书记负责,不过一般都是市委常委、市委秘书长管理。

市政府办公室是市长负责,主要服务对象是市政府领导。

张元庆从来不记得,自己与市政府哪位领导有什么关系。究竟是哪一位领导为自己说话,并且让自己翻身?他不由生出了浓浓的好奇。

市政府办公室在二楼,二楼的西边是相关科室,而东边则是市领导的办公室。

张元庆看着市长、副市长的办公室,心里充满了好奇,难道为自己说话的是某一位市长?

方秋带着他一路往里面走,走到了东边第二间停了下来,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周强斌的办公室。

周强斌?

张元庆脑海里面,立刻浮现了这位领导的资料。周强斌是两个月前从省里调到江北市的,而他调来的时候,正是靳书记重病的时候。

那个时候,张元庆经常请假去医院,跟这位周市长几乎没有打过招呼。

他做梦都没有想到,这位周市长能够为自己说话。而且如果是他的话,也能很好说明为什么是调入市政府办公室了。

因为一般常务副市长,都会分管政府办公室。对于周市长来说,调一个人进入政府办公室,几乎就是一句话的事情。

张元庆小心翼翼跟随方秋等人进入了办公室,看到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人坐在椅子上。

张元庆虽然没有正面打过招呼,却看过他的照片。周强斌看起来比照片上要严肃,也更加有威严。

而他一抬头,正好与张元庆的眼神对视。如炬的目光,让张元庆不由产生一种渺小之感。

小说《官嫂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张元庆冷笑:“不想伺候就别伺候,你身边还缺男人么?现在给我滚!”

“你……”柳婷被气得脸色铁青,她没想到,自己这么低的姿态都没有拿下他。

她一直认为,张元庆其实是个很好糊弄的傻子。因为她之前脚踩不知道多少只船,一直觉得在给他戴帽子。

现在柳婷反应过来了,张元庆根本也就是玩玩。自己那些事情,他早就一清二楚了。

“你这个王八蛋!”柳婷伸手就想要在他脸上抓道印子。

然而张元庆霍然起身,虎视眈眈地盯着她。那眼神,令她感到由衷的害怕。

“柳婷,咱们最好好聚好散,我虽然现在不算什么,但是想要弄你太简单。给你留了三分薄面,否则我把你那点烂糟事全部抖到你单位,抖到你亲戚那边去。”

张元庆说这番话的时候,丝毫不留情。

柳婷给气得哆嗦,不过她确实心里没底。

她又换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:“元庆,我真的喜欢你。以前那些事情就算了,我好好跟着你行不行?”

说着,柳婷将睡衣解开一点,姣好的身材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诱惑。

张元庆笑了:“别跟我玩这一套,房子是二手的我不在意,但是死过人的就不值钱了。”

这番话说的柳婷脸色涨的通红,她知道自己那些事,对方果然知道了。当即怒骂了两句,赶紧穿好衣服,拎着包就跑了。

张元庆冷哼一声,起身走到客厅将灯关上,又把立式衣架放在窗户边。这才换了一套黑色的衣服走了出去。

柳婷走出去之后,脸上一会白一会红,感觉受到了奇耻大辱。

特别是张元庆提到的堕胎,令她如鲠在喉。

柳婷外表看起来还有几分清纯,实际上高中时期就喜欢泡夜店。爱夜店的女人,孕气一般不会太差。

跟张元庆认识之后,她比以前更爱玩,而且玩得开。这是因为,觉得自己有了一个备胎。真要是哪天玩出事,反正有接盘侠。更何况这接盘侠,虽然家境差,其他方面都是很好的。

抱着这种心态,柳婷果然玩出事了。对方也直接,就转了打胎费用,还有一笔营养费。

那个时候,柳婷是想要让张元庆接盘的,觉得自己是时候找到老实人嫁了。

结果张元庆原本就有一段时间没碰她了,后来又跟着靳书记下乡,反正就是没让她得手。柳婷一看不行了,赶紧就把做了。

如今想来,她一直认为自己把张元庆蒙在鼓里,现在才明白对方反过来把自己玩得团团转。

“这个渣男!”柳婷气得都要哭了,这年头老实人都不好骗了。

下了楼之后,柳婷扭头看了一眼窗户,那里似乎有个人影。她心中一紧,张元庆这个王八蛋,现在这么警惕,果然是个心机表、大猪蹄。

柳婷低头走出了小区,穿过了一条马路之后,这才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。

她却不知道,张元庆就站在小区一棵树下面,他嘴巴上叼着一根香烟,却没有点。

等了一会,一辆新款大G出现。柳婷看到这辆车时,立刻换了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。

张元庆离得远,大概能听到一些话,基本上都是骂自己的。

大G主人从车上下来,走到柳婷身前就是一记耳光。

由于距离远,而且对方背对着自己,张元庆看不清对方的长相。柳婷面对这个男人,被打了也不敢说话,甚至哭声都小了,一个劲的哀求、讨好。


周依依几乎不敢相信:“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?”

张元庆平静说道:“就是咱们省的科技大学。”

“不可能,那你成绩不应该达到这个程度。”周依依皱着眉头,不相信张元庆有这个本事。

张元庆淡淡一笑:“我出身农村,英语不会口语,从小也没有补习班。我是靠着自己,考入县一中,再以县一中第一名的成绩考进的大学。资源限制了我的上限,但是不代表那就是我的上限。你觉得,我有没有资格改你的卷子?”

周依依在听这番话的时候,脑海中闪过曾经看过的一篇文章,叫做《我用了二十年的努力,才能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》。说得就是农门子弟。

张元庆便是这种农门子弟,由于没有资源的扶持,所以他一路走来,比别人更加艰辛。看起来他花了二十年,只是和城市学生一样,坐在一起喝咖啡。

可是那篇文章没有提到,未来二十年的情况。他们用二十年时间,历练的一切,对他未来的二十年或许是无比的宝贵的财富。

自古寒门出贵子,周依依虽然出身不错,却也信奉这句话。

她微微动容,看着眼前身材挺拔,宠辱不惊的青年人,第一次为自己所说的话感到有些羞愧。自己确实不如人家。

“我……”周依依觉得自己态度有问题,又不知道怎么开口道歉。

不过张元庆也没有接受她的道歉:“不用了,就凭你说几句话,对我没有丝毫影响。我要是火力全开,估计你现在都不敢站在我面前。”

周依依无语,这人哪里像是一个秘书,自己都服软了,他还绷着。不过想想也是,刚才自己被气的暴跳如雷,他不也没啥反应么。

不仅没反应,还掰了一个苹果威胁自己。

面对这个家伙的强势,周依依也不由有些服软:“刚才质疑你的确不对,我有先入为主的观念。刚刚看了你改的卷子,确实对我有帮助。我这里还有一些题目,你……能不能帮帮我。”

张元庆这才点了点头:“孺子可教。”

周依依张大了嘴巴,这个家伙,就不知道谦虚是什么么?

张元庆当然知道什么叫做谦虚,不过以他多年的家教经验,这个年龄的小孩,不端着的话,搞不定他们。

事实也证明,张元庆反其道而行,照样拿捏住了这个傲娇的小学霸。

赵心怡睡了一个午觉,从房间出来的时候,却发现客房的门是开着的。

她赶忙询问保姆:“元庆呢,没有午睡啊。”

保姆苦笑一声:“没有午睡,刚刚给依依辅导功课。现在,两人一起出门逛街了,说是劳逸结合。”

“啥?”赵心怡傻眼了,周依依竟然跟张元庆去逛街了?开什么玩笑,周依依啥时给人好脸色的。

保姆犹豫了一下,低声说道:“两人之前好像有些冲突,但是张先生把依依给教训了一顿。”

“哈?”赵心怡又惊又喜,第一反应是这丫头终于有人教训了。不过第二反应是更加想不通了,教训了一顿之后,周依依服软了?可是平时周强斌教训还少么,也没看这小丫头服软过分毫啊。

保姆耸耸肩,显然也不清楚怎么回事。赵心怡觉得自己大概是没有睡醒。

……

省城步行街,张元庆陪着周依依出来,这丫头一手拿着烤串,一边看着沿街不值钱的小饰品。小嘴吃得油乎乎的,心情却很不错。


张元庆想到这里,只觉得到了周强斌这个级别,果真都是胸怀沟壑的人物。

普通人看,就是一篇新闻,而在各方看来,是一场角力。

香烟快要抽完时,周强斌点评了一句:“勉强及格。”

张元庆不由松了一口气,能够达到及格,已经很了不起了。

“周市长,我们现在去哪?”张元庆赶忙询问周强斌的行程。

周强斌看了一下手表:“时间还早,去我家吃早饭吧。我老婆,早就想要见你了。”

啊?张元庆一愣,周市长的老婆想要见自己?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。

难道这位周市长跟老牛还有什么关系么,怎么说话一点都不注意影响。

唯有开车的乔强神色淡然,立刻驾车前往周市长的家。

周市长的家比想象中的要朴素一些,好在是统一政务小区,而且独门独院。

车子直接开进了院子,张元庆和乔强一起下了车。

跟着周强斌进了家,客厅里面一个相貌平平中年妇女正在打扫卫生。听到动静就过来,将拖鞋准备好。

张元庆险些就要上去喊夫人了,不过看到乔强毫无反应,他没有随便乱说。

果然中年妇女说道:“周市长,夫人自己在厨房里面烧菜,您先坐一会。”

这个中年妇女,其实是保姆。

“依依在家么?”周强斌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脸上多了一丝温柔的笑意。这个依依,应该是他女儿。

“在写作业。”

“嗯,写完让她下来。”周强斌说完之后,

周强斌带着张元庆和乔强坐在沙发上,保姆立刻送来了茶水。

正在此时,厨房的门打开,一个身穿家居服的少妇走了出来。少妇应当三十多岁,不过保养得体,看起来像是三十不到。

身材修长,气质很好。

少妇走了过来,径直走到张元庆身前,伸出了手:“元庆是吧,我叫赵心怡,老周的老婆。”

张元庆赶忙起身,诧异的握了对方的手。对方的手纤细修长,像是经常握笔的。只是他不明白,为什么周市长夫人直接和自己打招呼。

看到张元庆傻乎乎的样子,赵心怡露出了笑容:“看来你是一点都不记得了,一个星期前你在水里捞了一个人出来了。”

听到这里,张元庆顿时想起了之前的事情。而且近期发生的事情,一瞬间全部贯通了。

张元庆这才明白,为什么周强斌会突然启用自己,对自己关照非常明显。

原来是自己救了他的老婆,这么一想,他又有些尴尬。靠着这种运气,获得了领导的关照,终究不是正途。

所以张元庆只是干笑了一下,不知道说什么。

赵心怡看他这个情绪,还有些奇怪。

“心怡,去把菜烧了,然后再过来聊吧。”周强斌开口,赵心怡乖乖去烧菜了。

等到赵心怡离开之后,周强斌看着张元庆,露出了一抹笑容:“知道我是因为你救了我老婆而重用你,觉得有些不爽?”

乔强也好奇地打量着张元庆,这小子和其他人确实不一样。要是换一个人得知自己曾经救了领导家人,现在肯定欣喜若狂了。

偏偏这小子,怎么感觉很失落。

张元庆摇了摇头:“领导说笑了,只是我救人的时候,根本没有想过获得什么。所以得知这些之后,只觉得受之有愧。当然我对您仍然是很感激的。”

周强斌笑着说道:“你觉得我为什么把你喊到家里来?”


院长赶忙上前打招呼,中年男人只是挥了挥手,没有心情跟其他人客套。

院长也紧张,他原本也不知道这位大人物夫人在医院。

刚才护士在检查情况的时候,发现她手机响了。接了电话才知道是病人的丈夫,就如实说了情况。

没想到这个电话之后,院长就接到了来自于市政府的电话,方才知道这个少妇的身份。

他吓了一跳,要是这位大人物夫人在这里出事,他可跑不掉,这才把主任还有医生都带过来了。

好在进入病房之后,那位摄影的少妇已经醒了,脸色有些苍白。

“心怡!”中年人赶忙过去,查看情况。

发现没有什么问题之后,不由责怪起来:“我都说了,去采风要注意安全,少往山林里面跑。要不是有人见义勇为,你怎么办?”

赵心怡被男人一顿批评,方才回过神:“确实没注意,不过救我那人在哪,怎么没看见?”

中年人转身询问:“那个救我老婆的人是谁,我要好好感谢他。”

院长看向科室主任,科室主任也是一脸懵逼。他打了一个电话,过了一会苦笑道:“是一个年轻人,缴了费就走了。”

想了想,科室主任又补充了一句:“这小伙子人不错,刚刚收费员说他昨天才救了一个老妇人。也是没有留名字,老妇人还找人调了监控,不过光有画面,也不知道哪个单位的。”

中年人闻言神色微微一动:“现在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人,你们把监控截图给我看看,我问问身边人。如果认识,一定当面表示感谢。”

这位大人物一发话,其他人立马就行动起来。

视频截图很快发了过来,果然是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。

赵心怡看着,点了点头:“的确是他,我摄影的时候,看到这小伙子跟我隔着一条湖抽香烟。当时周围没有什么人,应该就是他救得我。”

中年人却放大了截图,看到那青年人的脸,不由迟疑了一下,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:“竟然是他?”

……

张元庆从医院出来,开车回到了殡仪馆。他也没有回办公室,而是去了给他安排的宿舍。

宿舍条件挺不错的,跟一个小宾馆差不多。

不由想到殡仪馆和宾馆听起来就差一个字,又觉得有趣,都是睡觉的地方。不过一个睡着了还能爬起来,另一个睡着了就爬不起来了。

想到这种黑色幽默,觉得自己只怕也被苏力给影响了。

张元庆睡了一个下午,晚上随便在食堂吃了点东西,同时认识了一些职工。

殡仪馆这个地方,多个大活人,谁都稀奇。

张元庆并没有趾高气昂,他既然是来调研的,那就沉下身子和大家聊到一起。确实收集了一些一手资料,倒是为调研报告打开了思路。

只是想到这个所谓的调研报告,他又不由叹息,就算自己写得再好,也不会有谁认真看的。

第二天清晨,随着炮竹声音打破沉寂,殡仪馆迎来了业务。

张元庆睡不着,出门吃了东西就去现场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。

由于停尸房那边秩序有点乱,张元庆主动请缨跟人家过去帮忙,维持秩序。

刚从停尸房出来,一道粗粝的声音从旁边响起:“张元庆……你怎么在这里?”

张元庆扭头看过去,只见一个梳着大背头的小胖子站在不远处,脖子上还挂着一个金链子,看起来有点匪气。

张元庆顿时认出来,这家伙是自己的大学同学金军。

不过他随后暗叫一声倒霉,没想到在这个地方碰到这个王八蛋。两人在大学是同班同学,不过当时为了追班花,发生了很大的矛盾。

后来张元庆凭借实力追到了班花,但是金军经常找自己麻烦。

张元庆虽然穷,不过也有一股子横劲,找了一个晚上,在球场上跟他干了起来。发了狠劲,把这家伙打怕了。

金军是本地人,毕业之后,两人都没怎么联系过。

没想到,在自己落魄的时候,碰到这个家伙。

果然,金军看了一下旁边的工作人员,又看张元庆戴着口罩和手套,顿时露出了冷笑:“你在这里上班?”

张元庆淡淡点了点头。

金军嘴角弧度一下子变大了:“没想到啊,全系成绩排名第一的大才子,考到这里来了。听说你们这里福利待遇不错,真让人羡慕。”

张元庆回应道:“如果金老板羡慕的话,我倒是可以帮你走走关系。”

“免了,哈哈,免了。我现在做点小本生意,过不了体制内的生活。”

金军这体制内的生活,显然是讽刺张元庆。

张元庆没有搭理他,金军却又阴恻恻地在一边说道:“如果瑾瑜看到你这个德性,估计都会后悔当年选择了你。不过也好,你们两个没走下去,我想这是她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。”

原本对于金军这种人,张元庆根本不会因为他有任何的情绪波动。

然而对方提到了瑾瑜,哪怕时隔多年,仍然觉得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。因为夏瑾瑜是他的初恋女友,至今仍然在他心中有着位置。

当年自己就是因为穷,被夏瑾瑜家人针对,生生分隔了两人。夏瑾瑜被迫去国外读书,两人彻底断了联系。

张元庆当年考公,也是为了要证明自己。他要做一个有出息的人,再也不想让人看不起。

可是现在,张元庆无法反驳金军的话。若是夏瑾瑜家人知道自己这个德性,只怕会大笑三声,然后觉得自己当年的决定无比正确吧。

张元庆想到过去,眼神都有一些恍惚。

“你知道夏瑾瑜现在在哪么?”金军宛若戏耍一样看着张元庆。

张元庆沉默不语。

金军呵呵笑着:“这个星期,有同学聚会。就不知道你敢不敢来?”

说完之后,金军看张元庆半天没有发声,他不屑的摇了摇头,然后掏出了大奔的钥匙向殡仪馆外面而去。

当年那个发狠敢把自己堵在球场打到唱征服的穷小子,现在已经被磨平棱角了。就凭他,现在敢去同学会?

然而金军还没有走远,一个声音已经传了过来:“地点!”

金军一愣,扭过头,只见张元庆已经恢复了平静,与他对望:“我问你,同学会地点在哪?”

金军有些恍惚,仿佛又看到当年那个一身傲骨的少年。

他咬了咬牙报出了地址,转过身一脸狰狞。他在心里发誓,若是这个家伙真敢来,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,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社会的残酷。


汤端上来之后,牛胜强拿着香烟走了出来。他就当着老婆的面,拆开之后吞云吐雾。

牛胜强这个人的性格,就是有些大大咧咧的。

张元庆看林钰微微皱眉,就把香烟放在一边,没有急着抽。

林钰没有搭理自己老公,对着张元庆嘘寒问暖:“你现在到了殡仪馆调研,是不是三个月准时就能回来。这事可要上点心,不行去你们局长家一趟,看看能不能把时间缩短。”

四方桌,三人各坐一方。林钰说话的时候,身子半歪过来,穿着肉色丝袜的腿,也碰到了他的腿上。

张元庆只觉得她身上香味好闻,不知道是洗发水的味道还是什么。

张元庆把腿收了一下,然后笑着说到:“你们就不要担心我,我这边已经没事了。只要副科没有动,就没有问题。”

牛胜强倒是瓮声瓮气的:“这能有什么事情,我不也给整了好几年,谁把我整倒了?只要我躺平,谁能奈何得了我?”

张元庆虽然不苟同老牛的想法,当着他老婆的面,也没有和他争辩。

林钰对他的态度,则是明显嗤之以鼻。

一会工夫,两人喝了有半斤了。

林钰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了房间,换了一套连衣裙出来。坐到沙发上,翘着长腿,又套上了一双长筒靴。

她本就身材挺拔,两条大长腿又细又长,现在换上了长靴,看起来和二十出头小姑娘一样。

“元庆你接着吃,老牛我出去跟佳佳逛街去,迟一点回来。”林钰说着,拎着小包就出去了。

张元庆看了一下那包,竟然是LV的。以他们夫妻两的工资,买这个包显得有些奢侈了。他再抬头看了一眼时间,正是7:20。

想起刚才的短信,他有些不是滋味。

牛胜强却嗯嗯啊啊的应付着,等林钰出门,仍然跟张元庆抱怨着工作情况。

看到张元庆不说话,他夹了一筷子野菜到他碗里:“发什么呆呢,来吃点绿叶菜,这玩意是我在山里摘得,绿油油的,看着就有食欲。”

张元庆没好气给他夹了一筷子:“那你多吃一点吧。”

“唉,好好,咱们吃点绿的。”牛胜强喝得有点醉醺醺的。

张元庆皱眉问道:“嫂子经常晚上出门么?”

问完之后,张元庆差点给自己一耳刮子,人家夫妻两的事情,自己问个什么劲。没有事还好,万一出事了,自己就里外不是人了。

大概是在官场待得时间长,张元庆什么问题都会多想一点。

好在牛胜强是个粗线条,呵呵地说到:“女人嘛,不就是爱逛个街啥的。白天都上课,晚上不就出去做个头发,做个美甲的。最近怎么迷上A货了,经常买些盗版的名牌,我都跟她说了,要买就买真的,买什么假的。”

听到牛胜强这么说,张元庆不由摇了摇头。自己要是像这兄弟一样,那也挺好,眼不见心不烦。

实际上张元庆可以肯定,林钰那包绝对是真的。一个包,几万块,根本不是他们两个收入能支撑的。

张元庆之所以知道这么多,也是当初在柳婷找到了蛛丝马迹。之前柳婷也是比较低调,后来有段时间,突然多了一些名牌包包什么的。

张元庆查了一下几款包的价格,随后就猜到了,这女人脚踩几条船。身边必然有个富二代。

所以后来,张元庆也就是把柳婷当做时不时交流的对象,根本没打算跟她结婚。没想到,最后还是在她身上吃了亏。

那个茶叶盒,他几乎认定就是对方打开的。

想到这里,张元庆深深叹了一口气。

“老张啊,按我说,你这么多年对女人都是无所谓的样子,是不是心里还想着你那个初恋女友夏瑾瑜。要我说,人还是要往前开。你看我,往前看了,就找到了你嫂子。”

牛胜强提到自己老婆,还是忍不住洋洋得意。

的确,他老婆长得又漂亮,而且贤惠会过日子。最近在学校职称也评上了,时不时还能跟着领导外出学习。

这令牛胜强,倍感脸上有光。

张元庆看他“天真无邪”的笑容,没有搭理他。只是提到夏瑾瑜名字的时候,眉头微微一皱。

两人喝到了九点钟,林钰还没有回来,牛胜强已经喝得一塌糊涂了。

张元庆扶他回房间,结果被他吐了一身上的。

“真是晦气!”张元庆赶忙把外套脱了,但是身上的味道也很重,于是走到浴室干脆洗个澡。

脱了衣服之后,方才发现浴室里面只有一条粉色毛巾,上面还有香香的味道。他也没管是谁的,拿着就在身上搓了起来。

张元庆倒是不知道,他正在洗澡的时候,林钰也回到了家。她脸色微微红润,那一对勾人的眸子更加水灵了。

听到浴室的水声,林钰自言自语:“这呆子,今天竟然喝完酒还记得主动去洗澡了。正好我也一身汗,进去冲一把。”

说着,林钰就把衣服一脱,扭着细腰进去了。

随着洗手间的门一开一关,有片刻的宁静。

继而,一个女声尖叫从洗手间里面传了出来,里面传出了一阵杂乱声。

大概是声音惊醒了牛胜强,他歪歪扭扭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,看到地上的衣服,自然知道自己老婆在洗手间里面。

他含糊不轻的喊着:“咋了,崴了脚还是跌倒了,怎么叫得跟失身了一样?”

浴室里面没有声音,牛胜强有些醒酒,他皱眉走去:“到底咋了,你回个话啊。”

这时候浴室打开一条线,林钰弯着腰露出了半张脸,脸色惨白:“没……没咋了,刚才差点滑了一下……你回去睡吧,我一会来。”

牛胜强也没有怀疑,不过仍然往洗手间走来:“没事就好,快点让开,我要上个厕所。”

看着牛胜强靠近,林钰的脸色更加惨白。她不知道想起了什么,忽然柳眉一竖:“你……给我等一会,我正在洗澡呢,你现在进来有味道。快去房间等会!”

牛胜强听了这话,露出一脸不耐烦,但是看老婆生气的样子,还是恢复了一点理智,然后退到了沙发处坐了下来:“行吧,我就在这里等着,你快点洗。”

林钰脸色古怪了起来,不知道说什么。

牛胜强坐在沙发处准备抽烟,忽然看到地上还有男人的衣服,扯着嗓门问道:“咦,老张的衣服怎么在这里?”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