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绿色小说网 > 女频言情 > 穿成假千金后被四个哥哥团宠了

穿成假千金后被四个哥哥团宠了

晨柒作者 著

女频言情连载

一朝穿书,二十一世纪的天才女医生宁菀成为了古言文里的炮灰女配,而且还是个假千金,爹不疼娘不爱,还被四个哥哥百般排挤。悲愤之下,她转身抱上了摄政王的大金腿,从此一路虐渣打脸,开挂逆袭。当摄政王牵着她的手高调秀恩爱之时,她的四个哥哥急眼了……

主角:宁菀,容九   更新:2022-07-16 01:40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宁菀,容九的女频言情小说《穿成假千金后被四个哥哥团宠了》,由网络作家“晨柒作者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一朝穿书,二十一世纪的天才女医生宁菀成为了古言文里的炮灰女配,而且还是个假千金,爹不疼娘不爱,还被四个哥哥百般排挤。悲愤之下,她转身抱上了摄政王的大金腿,从此一路虐渣打脸,开挂逆袭。当摄政王牵着她的手高调秀恩爱之时,她的四个哥哥急眼了……

《穿成假千金后被四个哥哥团宠了》精彩片段

“宁菀,你个心狠手辣的小畜生,你伤了凝儿,还害了娘,我杀了你,杀了你!啊!”

一声暴怒的嘶吼,似要将宁菀的天灵盖都给掀翻!

一瞬间,宁菀只觉呼吸困难,胸腔都要炸裂了!

她被人掐住了脖子,对方还在不停地使劲。

“去死去死去死!”少年稍显稚嫩的声音,带着彻骨的恨意。

宁菀双脚拼命地踢蹬着,一张小脸渐渐涨得青紫。

就在她以为自己要去见阎王爷的瞬间,手突然摸到了一个东西。

宁菀想也没想,抓紧那东西用尽全力就冲对方脑门狠砸了上去。

砰的一声!

脖子上的禁锢猛地松开!

“咳咳咳!”死里逃生,宁菀捂住喉咙剧烈咳嗽。

耳边已经传来少年野兽般的吼叫:“来人啊,快来人,宁菀这个死丫头又要杀人了!”

宁菀:

这丫还恶人先告状?

宁菀下床就想将这臭小子往死里揍,不曾想,脚刚落地,心口就传来一阵撕心裂肺般的疼痛。

啪,她直接摔了个狗吃屎!

受伤了?

挣扎起身,她朝心口看了过去——

当场瞪大了眼珠子。

她可不是受伤了吗,心口几乎被刺穿了,衣服周围染满了干涸的血迹,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一摔,化脓的伤口再次有艳红的鲜血溢出来。

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就在这时潮水般涌入脑海,一瞬间,宁菀只觉得头痛欲裂。

回过神来,她不敢置信地朝眼前十七八岁、粗布麻衫的少年看了过去。

因为被她砸破了脑袋,血糊了半张脸,让他本就愤怒的双眸越发杀气腾腾,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的架势。

宁惟行——

她的四哥。

穿书了!

宁菀脑袋轰的炸开。

她穿进最近追的一本古言小说里了!

简单来说,这是一本所有帅哥都爱我,所有对手都惨死的超级无敌玛丽苏爽文,女主就是顾凝。

而跟她同名同姓的宁菀,是书里的恶毒女配,京城尚书府顾家抱错的假千金。

这宁菀就是个废物草包,胸无点墨脑袋空空还嚣张跋扈仗势欺人,在京城出了名的人嫌鬼厌,顾家夫妻经常被她气吐血。

后来顾家找到了生活在宁家的亲生女儿顾凝,迫不及待就将她这个祸害打发回了宁家。

从小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,宁菀哪里愿意回宁家过苦日子,赖着不走,一哭二闹三上吊,闹得顾家鸡犬不宁,最后被五花大绑送走了。

到了宁家,她也不消停,好吃懒做,怨气冲天,作天作地,弄得父母兄弟人人厌弃她。

她恨顾凝抢走了原本属于她的尚书府千金地位,锦衣玉食的生活,和她的宁王妃身份。

在顾凝跟宁王容楚寒大婚当日,跑去大闹婚礼,重伤顾凝。

容楚寒当场震怒,一剑刺穿了她的心口,以为她死了,让人把她的尸体送回宁家。

谁知道她命大,拖着一口气没死透,不过也没撑多久,被她四哥宁惟行掐了一通,就嗝屁了。

个杀千刀的贼老天!

从回忆中抽身,宁菀想杀人。

她堂堂21世纪天才医学少女,枯骨生肉,妙手回春,打个盹儿的功夫,这贼老天竟然就让她穿到了这么一个极品身上,还留给她这么一摊子破事,糟心啊!

胸口的疼痛让宁菀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正要挣扎着起身,冷不防宁惟行一脚踹上她后背,硬生生又让她摔了个狗啃泥。

“小畜生,我今天非得弄死你!”宁惟行双目血红,捡起她刚刚丢在地上的土砖就要往她后脑勺砸。

然而,就在这顷刻间——

“行哥儿,快来看你娘最后一眼吧!”

“娘?娘!”

宁惟行先是一怔,土砖紧跟着掉在地上,他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声,拔腿就朝隔壁冲了过去。

娘?

顺着声音的来源,宁菀捂住伤口一步步地挪。

终于来到那间更宽大一点的茅草屋,看到的就是宁惟行跪在床边,满目泪痕,伤心欲绝的场景。

他身后,还站了个留着山羊胡的老头,叹着气一脸遗憾道:“行哥儿,你娘她已经不行了,节哀顺变,赶紧准备后事吧。”

一听这话,宁菀下意识就朝床榻上紧闭双眼面色惨白的妇人看了过去。

下一瞬,她的瞳孔,突然以一种诡异的速度,变成了竖瞳。

片刻后——

“她还没死。”

她语气笃定。


屋里的人,听到这一声,全都朝她看了过来。

这时候的宁菀却已经激动得想要原地蹦迪。

太好了,她的阴阳眼竟然跟着一起穿过来了!

这双眼,能见天机,可辨生死。

妇人身上银白色元气,比黑色死气要多,显然还有救。

她正要上前,突然被人挡住了。

宁惟行双眸赤红,满是恨意的盯着她,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来:“滚!”

她气死了娘,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,她怎么就不去死!

宁菀:

臭小子,刚刚差点要掐死她,她还没找他算账呢,他倒自己送上门来了?

不过转念一想,这具身体的原主做的孽也委实有点多。

罢了罢了,先不跟他计较。

宁菀稳了稳心绪,看着他:“我能把娘救活,如果我救不活她,你就把我跟她一起埋了。”

她可不是什么圣母,但医者仁心,更何况,书里的宁母确实是在得知原主重伤了宝贝养女顾凝之后,气的一命呜呼了。

现在,她既然用了原主的身体,就有责任替她赎罪,把宁母给救活。

宁惟行冷笑一声:“你不配!”

宁菀懒得跟他废话,直接当着他的面举手发誓:“我要是救不活,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!”

古人最敬鬼神,就是再坏的人,也不敢轻易发毒誓,就怕将来誓言真应验到自己头上!

宁菀正是看中了这一点。

宁惟行目光猛地一沉。

他握紧拳头,手背上青筋暴起,好大会儿才下定了决心,盯着她一字一顿道:“你要是敢对娘有任何不敬,别想活着走出这道门!”

宁菀看也不看他,径直来到那位老大夫面前:“刘老,请问有银针吗?”

老先生是这边唯一的大夫,姓刘,医术很好。

刘老忙找出针灸包来递给她,眼底神色复杂。

他是个大夫,医者仁心,他也想救活病人,但

罢了,既然这丫头都发了毒誓,不妨让她试试看。

宁惟行站在宁菀身后,目光一直死死盯着她。

俨然只要她举动有丁点异常,就要冲上去灭了她。

宁菀神色凝重,没有任何犹豫,取出了银针。

刘老在她拿起银针的那一刻,眼睛蓦地亮了。

只看她这拿针的姿势,就知道她是会针灸的,见她四平八稳的一针扎进病人的身体里,忍不住捋了捋胡子。

他从小学医,针灸有五十年的经验,宁家这姑娘不骄不躁,行针手法干脆利落,又稳又准,没个十多年的功夫是练不出来的。

宁菀一针下去,轻轻捻动着银针,片刻之后,就听床上的宁母,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呻吟来。

这声音很轻,可的确是她发出的,紧跟着眉头皱了一下,竟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刘老震惊了!

一针,就一针,被他判了死刑的病人竟然活了过来,这医术真是神了。

宁惟行喜极而泣,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激动得声音颤抖:“娘。”

床上的宁母,神色憔悴,满是慈爱温柔的眸看向宁菀,声音沙哑,带着宠溺:“凝儿。”

宁菀:

纳尼???

宁惟行:......!!!

他双眸一寒,恶狠狠的瞪向宁菀。

宁菀这个毒丫头,怎么配跟凝儿比,娘怎么会认错人?!


宁母没注意到他的反应,而是紧张的拉着宁菀,开始检查她的身体。

看到她胸口的血迹,眼泪哗的流了下来:“我的凝儿啊,是娘对不起你,娘没有保护好你......”

咳。

宁菀身体微僵,有些些尴尬。

宁母紧跟着眼神一寒,神经质的笑出声来:“不过你放心,娘亲已经亲手把宁菀那个恶毒的狗东西给杀了,她以后再也不会欺负你了!”

“娘,我是谁?”宁惟行突然冲上去,说话间将宁菀恶狠狠从宁母跟前挤开了!

“行哥儿。”宁母拉着他的手,痴痴地笑:“你放心,娘亲把宁菀杀了,她以后再也不会祸害咱们家,凝儿也回来了,咱们一家总算能过上安生日子了。”

宁惟行只觉天旋地转,怒火将他整个人点燃。

一瞬间,他的目光化作利刃,恨不能将宁菀给戳穿。

这个恶毒的贱丫头,她把娘给逼疯了!

努力控制着不敢在母亲面前表现出来,他哽着喉咙道:“娘,我知道了。”

好不容易将宁母哄睡,他起身一把攥住宁菀手臂,几乎要将她生生捏断的力道,“你给我滚出来!”

“你松开,我自己走。”混蛋,她伤口又裂开了!

院子里。

宁菀看着自己被鲜血洇湿的伤口,清秀的眉拧紧,脸色也隐隐泛了青紫。

宁惟行紧握双拳,拼命抑制着自己想要杀了她的冲动:“你到底对娘做了什么,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!”

把娘给治成疯子,就是她的目的吧,她就是想要把他们一家子都拉进地狱给她陪葬!

狼心狗肺的宁菀觉得这个是真冤枉她了。

坦荡荡迎上他的目光,她道:“娘这是脑部损伤造成的暂时性认知障碍,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精神疾病,不会对身体产生伤害,不过需要进行心理治疗,你放心,可以痊愈。”

认知障碍,精神疾病?什么乱七八糟的?

宁惟行心都在绞痛着,一听她居然还在狡辩,当场怒极反笑:“你少在这里强词夺理,现在就跟我去投案自首!”

宁菀甩开他,目光坚毅,字字铿锵:“我说了我可以把娘治好。”

“你以为我会信你!”宁惟行愤怒绝望至极,上前又要去抓她。

刘老却在这时突然站了出来,“行哥儿,要不然就信她一次吧?”

“刘老?”宁惟行目露惊讶。

刘老感慨道:“行哥儿,你还年轻,听我的,你暂且信她一次。”

活了大半辈子,刘老人还算通透。

屯田所的人都说这丫头骄纵蛮横,闹得宁家鸡犬不宁,可他觉得,那是以前的她,绝不是现在的她。

宁菀感激的对着老人家微微颔首,心道还是人老成精。

不像某个一点就着的臭小子!

“宁丫头,你也快躺着养伤去吧。”刘老瞧了眼她身上的血迹,转头看向宁惟行:“行哥儿,你跟老夫去取药。”

宁惟行不知道刘老何以对宁菀如此信任,不过他一向敬重刘老,点了点头,走过去帮他拎起药箱,又警告的瞪了眼宁菀之后,才跟在他身后出门了。

宁菀也转身回房。

她伤口发炎,头疼,身体也开始发烧。

睡的迷迷糊糊中,听到有人在喊她:“凝儿,凝儿,起来吃药了。”

宁母端着一碗刚刚煎好的药,柔声喊她。

宁菀费力的睁开眼睛,就着宁母的手把一碗药喝进了肚子里,虚弱的笑笑:“谢谢娘。”

“凝儿真乖,真是娘的小心肝。”宁母爱怜地看着她,喂她喝了药,又开始给她的伤口上药包扎。

宁菀高烧,整个人都处于半昏迷之中,宁母什么时候走的她也不知道,只隐约记得她之后又进来了一次,喂她喝了点米粥。

睡的昏昏沉沉中,突然听到门吱呀一声又响了。

她费力的掀开眼皮,就见一道寒光在眼前一闪而逝。

谁?

电光火石之间,宁菀骤然清醒了个彻底。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