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绿色小说网 > 现代都市 > 精选小说九年后,疯批大佬跪着追妻

精选小说九年后,疯批大佬跪着追妻

念竹思笛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主角是傅北萱厉霆骁的精选现代言情《九年后,疯批大佬跪着追妻》,小说作者是“念竹思笛”,书中精彩内容是:着正在打拳的女孩子,喊了一声:“姐…”傅北萱回头一看,是堂弟傅北寒,两个人自从三年前联系开始,经常会微信联络,所以还算熟悉。冲着傅北寒甜甜一笑,“早上好啊!”傅北寒一大早就接收到来自姐姐的甜蜜暴击,直接愣住了。天啊,姐姐好可爱呀,为什么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是我姐姐呢,要是妹妹该有多好……我一定很宠她的。不过姐姐也没关系,我一样会宠着她的,......

主角:傅北萱厉霆骁   更新:2024-07-10 19:52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傅北萱厉霆骁的现代都市小说《精选小说九年后,疯批大佬跪着追妻》,由网络作家“念竹思笛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主角是傅北萱厉霆骁的精选现代言情《九年后,疯批大佬跪着追妻》,小说作者是“念竹思笛”,书中精彩内容是:着正在打拳的女孩子,喊了一声:“姐…”傅北萱回头一看,是堂弟傅北寒,两个人自从三年前联系开始,经常会微信联络,所以还算熟悉。冲着傅北寒甜甜一笑,“早上好啊!”傅北寒一大早就接收到来自姐姐的甜蜜暴击,直接愣住了。天啊,姐姐好可爱呀,为什么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是我姐姐呢,要是妹妹该有多好……我一定很宠她的。不过姐姐也没关系,我一样会宠着她的,......

《精选小说九年后,疯批大佬跪着追妻》精彩片段


第二天早上六点钟,傅北萱就开始起床晨跑,锻炼。

把沈蓉和君倾倾心疼的不行,君倾倾更是骂骂咧咧一早上,一直在骂小儿子傅凌轩,暴躁得傅家父子俩都不敢插话。

沈蓉则是跑回去把睡梦中的傅北寒拽了起来,沈蓉也骂:“傅北寒,你给我起来,你看看你姐姐,一大早就起来锻炼,你就知道睡,四肢都快要退化了,给我起来…”

傅北寒一脸懵逼的被自家老妈拽了起来。

懵逼了一分钟,突然反应过来。

“妈,你说谁?我姐??她回来了???”(●—●)

傅北寒震惊的看着老妈,来了个三连问。

沈蓉突然尴尬了,嘿嘿一笑,“忘了告诉你了,你姐昨天下午回来了,坐飞机累了,昨天晚上睡的早,没等到你回来。。。”

傅北寒蹭蹭蹭就跑了出去…

跑到院子里,看着正在打拳的女孩子,喊了一声:“姐…”

傅北萱回头一看,是堂弟傅北寒,两个人自从三年前联系开始,经常会微信联络,所以还算熟悉。

冲着傅北寒甜甜一笑,“早上好啊!”

傅北寒一大早就接收到来自姐姐的甜蜜暴击,直接愣住了。

天啊,姐姐好可爱呀,为什么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是我姐姐呢,要是妹妹该有多好……我一定很宠她的。不过姐姐也没关系,我一样会宠着她的,嘿嘿……

沈蓉从后面跟上来就看见儿子在挠头傻笑,一巴掌呼过去,“傻笑啥呢?姐姐和你打招呼听不见吗?哑巴了?”

这一巴掌直接打醒了还在幻想的傅北寒,幽怨的看了老妈一眼,朝着姐姐走了过去。

“姐,你终于回来了,你……还走吗?”傅北寒忐忑不安的问。

他的表哥表弟,还有玩得好的朋友们,他们都有兄弟姐妹,只有他,啥也没有,傅家就他一个孩子,直到三年前,和傅北萱有了联系,他才知道,原来傅家还有别的孩子,他还有一个素未谋面的姐姐和叔叔。

他怕姐姐只是回来住几天就又走了。

傅北萱笑着说:“不走了,我爸爸在忙着把公司迁回帝都了,我回来备战高考,以后就留在帝都上大学了。”

傅北寒开心了,“真的?太好了,那你什么时候去学校啊?和我去一个班级吧。”他眨着眼睛,期待的看着傅北萱。

傅北萱:“我今天要去探望外公外婆,大伯说今天去给我办理入学手续了,明天我就和你一起去上学。”

傅北寒:“好吧,那我先去收拾一下去学校了,明天我们一起去上学。”

傅北萱:“好哦,拜拜”~( ̄▽ ̄~)~

傅北寒恋恋不舍的走了,坐上车去学校了,路上越想越兴奋,他觉得迫切需要一个人去分享一下这个好消息。

而这边,傅北萱吃完早饭,带着从国外就准备好的礼品,让傅家的司机送她去了顾家。

昨天就通知过了顾家的人,所以今天顾家人都在家里等着傅北萱,包括在上大学的顾梓航都请假回来了。

一家子都在盼着傅北萱,五个人,一排排的等在门口,硬是变成了迎接国家领导人的阵仗,顾家管家和佣人们看得哭笑不得。

也明白了这位十八年不曾出现的孙小姐,在顾家依旧至关重要。

终于在一众期盼的目光中,进来了一辆车子,正是傅北萱坐的车。

一下车就被顾家五人围住,傅北萱吓了一跳,叫了几声:“外公外婆,舅舅舅妈,表哥。”然后看着众人甜甜一笑。顾家人赶紧答应,拉着傅北萱进了屋子里。

另一边,到了学校的傅北寒格外兴奋。

他跑到班级,冲到最后面一张桌子旁,拉起了正在补觉的男孩子想和他分享一下这个好消息。

男孩子长长的睫毛睁开,眼睛里布满寒霜。

瞪着傅北寒,“你有病?有病就去医院,离我远点。”

傅北寒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。

卧槽卧槽……傅北寒觉得自己怕不是疯了,怎么想的啊,得罪这尊煞神。。。

傅北寒赶紧讨好的笑:“嘿嘿,三表哥,我错了,对不起,我就是太开心了想跟你分享一下。。。”

“滚…不然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乐极生悲。”男孩子瞪着傅北寒说着。

“好的好的,我马上就走,拜拜三表哥。”傅北寒说完赶紧跑回自己的座位上。

傅北寒觉得,这真不是他怂。他这个三表哥,简直就是魔鬼中最狠的那个魔鬼。

他叫厉霆骁,是傅北寒的大姨沈佳的三儿子。

沈佳和沈蓉是亲姐妹,是帝都有名的才女姐妹。

一个嫁给了傅家大公子,一个嫁给了厉家掌权人,外界都以为是五大世家之一的沈家和厉家,傅家的联姻。

其实不是,沈蓉和傅凌宸是大学时期的男女朋友,毕业了顺利结婚。而沈佳,是厉家掌权人费尽千辛万苦才追到的,自此被宠上了天。

沈佳先后生了四个孩子,都是男孩。

老大厉霆辞和老二厉霆泽是双胞胎,在双胞胎三岁时有了老三厉霆骁。

因为厉家是黑道家族,所以仇人无数。

恰好在双胞胎八岁,厉霆骁五岁那年,沈佳又查出怀有身孕。

这时候的沈佳,算是高龄产妇了,所以厉家掌权人厉彦辰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妻子沈佳身上,时刻守着,疏忽了三个孩子的安全。

给了敌人可乘之机。

由于厉彦辰要陪同儿媳,所以厉家老爷子厉彬汉不得不重新出来坐镇。

接三个孩子的任务就落到了厉家老太太秦颜身上。

某一天,秦颜先去接了厉霆骁,再带着厉霆骁去接他的双胞胎哥哥们。他们三个都在一个学校,双胞胎在小学,而五岁的厉霆骁在幼儿园。

刚刚接到双胞胎出来,突然响起一声枪响。

秦颜回头一看,是她带来的保镖倒了一个。

她赶紧带着三个孩子躲了起来,因为是放学时间,人群很多,也方便了他们躲藏。

带来的保镖和敌人打了起来,秦颜赶紧打电话给丈夫厉彬汉求救,厉彬汉接到电话也立马召集人手。

可秦颜只带了一个司机和三个保镖,根本打不过绑匪。

秦颜带着孩子躲在一个角落里,如果被抓,就全都完了。

这时一个绑匪说道:“快点找厉家的孩子,一会厉家来人支援就完了,必须抓到孩子或者老人,才能有把柄和厉彦辰对抗,哪怕抓到一个也行。”

厉霆骁从小就很成熟,他比两个哥哥更聪明。虽然才五岁,却也听懂了绑匪的话。

他回头看着奶奶,奶奶的右手臂和左边小腿已经中枪了,是刚才护着他们三个跑出来时被打中的。

如果被他们找到,奶奶活下来的概率很低,而且他们兄弟三个也未必都能活着平安。

他拉住奶奶的左手说:“奶奶,来不及了,你保护好两个哥哥,我去引开他们。”

秦颜和双胞胎哥哥都不同意。

秦颜说:“不行,阿骁,你才五岁,太危险了。”

大哥厉霆辞说:“我去吧,我是老大,让他们抓我。”

二哥厉霆泽说:“大哥,我去,我做不到看着你们有危险。”

秦颜说:“谁都不许去,坚持住,你们爷爷很快就会来了,奶奶拼死也会护住你们的。”

厉霆骁探出头看了一眼,绑匪已经非常近了,根本来不及了。

他回身把大哥二哥推进奶奶怀里,趁着三人没反应过来他哭着喊着跑了出去。装作被人群冲散了找不到奶奶和哥哥们的样子。

一出去就被绑匪抓走了。

双胞胎反应过来想冲出去救弟弟,被奶奶死死的按住了,还捂上了嘴巴。

奶奶说:“闭嘴,霆骁是为了救我们才被抓的,我们现在救不了他,要等爷爷来了才能去救他。”

这时响起一阵机车轰鸣声,越来越近,绑匪赶紧带着厉霆骁上车跑了。

秦颜知道,丈夫来了。可也晚了,厉霆骁被绑走了。

绑匪带着厉霆骁一路逃亡,跑了快一个月了,一次疏忽,居然让厉霆骁逃走了,绑匪也万万没想到,一个五岁的孩子,不仅没被吓到,居然还有能力逃走。

没了厉霆骁这个人质,绑匪很快被厉家灭了,可五岁的厉霆骁,也彻底失踪了。

厉家疯狂搜查,也没有找到。厉家上下都瞒着沈佳。

半年后,怀孕八个月的沈佳才突然知道了三儿子失踪半年了,接受不了的她一下子就动了胎气,进了医院提前生产了,沈佳因此差点死在手术台上。

折腾了一天一夜,厉家老四厉霆宇出生了,可还是没有一点厉霆骁的消息。

直到五年后,十岁的厉霆骁自己回来了。

可他彻底变了,原本活泼开朗,聪明伶俐的孩子,变成了一个不会笑的杀人机器,一个眼神就足矣令人遍体生寒。

没人知道这五年发生了什么,厉霆骁也很少开口说话。

此时双胞胎哥哥已经十三岁了,他们俩都记得,弟弟是为了救他们才被抓,才会失踪,才……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

他们兄弟俩心痛极了,从此对这个三弟唯命是从,疼到了骨子里。

厉家长辈们既自责又心疼,尤其是奶奶秦颜,她觉得是她没用,连小孙子都护不住,所以对厉霆骁比任何人都好,老大老二一点都不吃醋,因为他们觉得弟弟值得最好的一切。

有这三个人无脑般的宠,厉霆骁不负众望的成长为一个超级大魔王。在厉家,厉霆骁比父亲厉彦辰和爷爷厉彬汉还要尊贵。

这就是厉家的三少爷,厉霆骁,也就是傅北寒的三表哥。


但厉霆骁没有嫌弃过他们,还教他们练武,所以从此就一直跟着厉霆骁,厉霆骁也一直拿他们当兄弟。

厉霆骁找傅北萱九年,他们自然也知道,可是一直也找不到。前段时间傅北萱回国,厉霆骁就把照片给他们都发过了。

他们也知道傅北萱不仅是老大的救命恩人,也是老大的心上人。

老大一直说傅北萱厉害,他们五人却没见识过,今天厉木算是见识到了。

他功夫不低,而且擅长暗杀,他的隐藏功夫至少躲过特种兵是没问题的,可还是被傅北萱察觉到了,说明她的功夫,比特种兵更厉害。

不再多想,厉木决定速战速决,直接翻窗进去解决了刘宇阳。

可怜刘宇阳在睡梦中,就不明不白的死了。

第二天,所有嘉宾都下楼吃早饭了,唯独刘宇阳没下来,众人以为他不吃早餐,也没人愿意去搭理他。

可到了中午,他还是没出来,导演和嘉宾都察觉到不对。

导演安排一名工作人员去叫他下来。

突然,楼上传来大喊声:“啊啊啊啊,死人了,刘宇阳死了…”

众人大惊,都匆忙往楼上跑,也有机灵的工作人员立马报警了。

到了刘宇阳卧室,就发现他躺在床上,嘴角带笑,可是已经没有呼吸了。

导演吓得差点昏厥过去。

不一会,警察就来了,开始挨个问话,做笔录。

这个综艺因为死人了,肯定是播不了了。

警方在刘宇阳的包里找到了违禁品,他睡前也确实服用了,而法医给出的死因也是违禁品过量。

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。

也查到了刘宇阳的买卖途径,还顺路查出了一条买卖的线索。剩下就是缉毒大队的事了,和节目组没关系了。

但这档综艺目前也拍不下去了,只能解散了。

傅北萱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想这件事,她那天晚上听到的声音看来不是猫咪发出来的。

刘宇阳一看就是经常用那些东西,她可不相信刘宇阳会服用过量,这可是致命问题。

她以为在节目组是安全的,所以也确实放松警惕了,以为是猫咪发出声音,就没有再仔细观察。

楼芳还以为傅北萱被吓到了,毕竟她才十八岁啊。

楼芳赶紧给罗涛发消息,罗涛看着坐在办公椅上的厉霆骁,他还是决定开口,毕竟事关董事长的心上人。

罗涛:“董事长,楼芳说,萱萱小姐一直挺沉默的,怀疑她是被吓到了。”

厉霆骁闻言抬头看了一眼罗涛,他笃定的说:

“不会,这点小事吓不到她。”

想了想,厉霆骁又开口:“厉木,进来。”

厉木开门走进来,恭敬的说:“老大。”

厉霆骁:“北北是不是发现你了?她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?”

厉木:“傅小姐确实察觉到了,当时楼下有两只小猫,她以为是小猫发出的声音,所以就没在意,又回去了。老大,傅小姐她,能看出来刘宇阳的死有蹊跷吗?”

厉霆骁:“呵,她是雇佣兵,你觉得呢?”

厉木惊呆了:“雇,雇佣兵?老大,你为什么不把傅小姐招到我们这里呢?”

厉霆骁:“她老爸是第一佣兵团的创始人,她是从小在第一佣兵团长大的小公主,你觉得我招的动她吗?更何况,我也不能和我未来岳父抢人啊!媳妇早晚都是我一个人的,急什么。”

说完,厉霆骁看向了罗涛,罗涛瞬间有一种被狼盯上的感觉。他也不想听见啊,他恨不得原地消失。

小说《九年后,疯批大佬跪着追妻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楚雅被傅凌轩盯的非常不自在,忍不住开口说:

“你看我干什么?”

傅凌轩眨眨眼睛,呆萌的问:“能说吗?”

其他三人都被她问懵了,啥玩意能说吗?

段雨薇说:“应该…能说吧,你想说什么?”孙向黎和楚雅也点点头,有点好奇她想说什么!

傅凌轩:“楚雅姐姐,你的胸是怎么长的那么大的?有什么诀窍吗?我想学!”

段雨薇和楚雅瞪大眼睛看着傅凌轩,被她的无耻发问惊呆了。

孙向黎则是直接红了脸,通红通红的!

楚雅回过神也慢慢的红了脸,有点害羞…

段雨薇拉过傅凌轩说:“萱萱,这种事你要问就在私下问,不可以现在说,楚雅会害羞的。”

傅凌轩:“哦哦,好的好的,对不起楚雅姐姐,我不太懂,对不起!”

楚雅:“咳咳,没事没事,我也没什么诀窍,我就是一直都这样,我以前是模特!”

傅凌轩眼巴巴的看着楚雅的胸,过了一会又看看自己,她表示实名羡慕。

弹幕…

【哈哈哈哈,她好憨,啥都敢问!】

【该说不说,我也羡慕楚雅,我也想要这样的…】

【说真的,楚雅的身材,我一个女孩子都爱了爱了,我也想要…】

【+1】

【+10086…】

【哈哈哈哈,我想求楼芳经纪人的心理阴影面积…】

……………

而在另一边看直播的楼芳,确实有心理阴影了…

她记得总裁说过,傅凌轩天真单纯,可她没想到傅凌轩居然这么憨…

听着旁边导演和工作人员哈哈大笑,楼芳有点想哭…

嘉宾这边也被傅凌轩的眼神逗的哈哈大笑。

傅凌轩本人看着面前笑得前仰后合的三人,她歪了歪头,一脸茫然…

摄像机转向傅凌轩,刚好拍到了她歪头的一幕。

弹幕:

【卧槽,歪头杀啊,我喜欢。】

【我笑得正开心,突然就被萌翻了…】

【啊啊啊,我崽好单纯啊,她好懵逼…哈哈哈哈】

【有没有人指路?我要粉这个憨憨…】

【前面的,你叫什么憨憨,我崽不要面子的吗?】

【就是,你自己知道她憨就可以了,不许叫出来…】

【来了来了,微博来了,@傅凌轩v 这个就是小姐姐微博,我已经关注了。】

这个微博是楼芳给傅凌轩办的,认证了思北娱乐艺人。

这时,终于有新嘉宾来到了别墅。

进来的是一男一女,傅凌轩看见他们眼前一亮。

男的叫许斌,是一个二线演员,今年二十八。女的叫陈曦,今年二十五,也是一个二线演员,但是她曾经提名影后,已经趋近于一线了。她就是之前在思北国际九楼遇见的骂叶雯雯的那个。

傅凌轩非常热情的过去帮忙陈曦拿行李。

傅凌轩:“陈曦老师好,许斌老师好,我叫傅凌轩,是思北娱乐的新人,以后还请多多关照。”

段雨薇三人对傅凌轩突然的热情有些诧异,但也没说什么,也赶紧到两位前辈面前自我介绍。

几人坐下后,傅凌轩眼睛一直亮晶晶的看着陈曦。

陈曦:“萱萱,我脸上是有什么脏东西吗?”

傅凌轩:“没有没有,没有脏东西!”

陈曦纳闷:“那你怎么一直看着我?你之前见过我吗?”

段雨薇和楚雅一听这话有些紧张,生怕傅凌轩又口出惊人。

傅凌轩:“……我经纪人不让说!”

大家都非常疑惑,为什么不让说?

刚想继续问,门口又有人进来了。

大家抬头望过去,进门的还是一男一女,不过两人比较亲密,手牵手进来的。

傅凌轩再一次激动了,因为进来的女人居然是叶雯雯,另一个男人是她男朋友,也就是之前追求过陈曦的刘宇阳。

小说《九年后,疯批大佬跪着追妻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这时,傅北萱穿着一件小白兔居家服蹦蹦跳跳的进来了。一进来就感觉到了气氛不太对,好安静啊。

傅北萱的脚步在门口一下子顿住了。

其他人也看向了她。

傅北萱有点懵:这是咋地啦?

吓得她彻底一动不敢动了。

厉霆骁看见傅北萱的头发没有吹干,大步走到了傅北萱身边,拉着她的手就走向了洗手台。

让傅北萱站定,从洗漱间找出吹风机,站在傅北萱身后,轻柔的给她吹头发。

沈佳看着儿子动作轻柔,嘴角上扬,眉眼都染上了笑意的样子,更加觉得不可思议了。

沈佳心想:啊啊啊啊,阿骁笑了,阿骁会笑了……

就连厉彦辰都脸色微变。看着厉霆骁的眼神里多了许多愧疚…

厉彦辰:原来……阿骁不是不会笑了,而是能让他笑的人不在身边了……

作为厉家掌权人,黑道家族的家主,厉彦辰自然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人。扪心自问,他这一生:

对待父母,孝顺谦恭。

对待妻子:温柔体贴。

对待兄弟,情同手足。

他无愧于任何人,唯独…愧对三儿子。

显然,他们这些年一次都没见到过厉霆骁的笑容。

这边,傅北萱小声的问:“厉霆骁,那两个人是谁啊?”

厉霆骁蹙眉,有些不悦:“北北,别叫我厉霆骁,我不喜欢你这样叫我!”

傅北萱:“可是…那我叫什么?”(´๑•_•๑)

厉霆骁:“叫骁哥哥吧,本来我就是你的小哥哥。”

傅北萱:“…好,骁哥哥!” ✺◟(∗❛ᴗ❛ั∗)◞✺

厉霆骁嘴角上扬。

厉霆骁:“嗯,他们是我爸妈,过来感谢你和傅叔叔当年救了我。我也谢谢我们北北,救了骁哥哥一命。”

厉霆骁趴在傅北萱耳朵边轻声说着,傅北萱的耳朵瞬间就红了。

傅北萱:怎么回事,骁哥哥声音好好听啊,我感觉到他在我耳边呼吸了。

厉霆骁看着傅北萱耳朵红了,得逞的轻笑一声,傅北萱整张脸都红扑扑的人了。

厉霆骁没再逗她,吹干头发后大家一起吃饭。

饭后厉霆骁就跟着爸妈回了厉家,而傅家也都回了各自的别墅。

回到傅凌轩的别墅,只有傅凌轩和傅北萱两人。

傅北萱把小白放出来,在客厅玩耍。然后拉着傅凌轩坐在沙发上。

傅北萱:“爸爸,我们周一要考试了,然后出成绩要开家长会,你能去吗?”

傅凌轩:“当然能去,我家北北第一次开家长会,爸爸不会缺席的。”

傅北萱:“可是,那我的身份就暴露啦,万一你被人认出来呢?而且,我在学校姓顾噢!”

傅凌轩:后悔,早知道就不让她姓顾了。

傅凌轩:“……那难道让你舅舅去吗?他是市长,认识他的人更多。”

傅北萱:“那怎么办?要不然让舅妈去吧。舅妈最低调,没人知道她。”

傅凌轩点点头,同意了。

傅凌轩说:“你舅舅今天派人来通知了,明天你外公外婆不在家,让你周末再去。”

傅北萱说:“好,那我明天要出去逛街。爸爸你陪我去吗?”

傅凌轩当然想陪女儿逛街,可是他还要让女儿交朋友,不能永远陪着她。

傅凌轩:“北北在学校没有交朋友吗?”

傅北萱:“有啊,我的朋友就是弟弟和骁哥哥啊,哦,对了,还有我的同桌,她叫秦诗曼,听弟弟说,她也是骁哥哥表妹。”

傅凌轩挑眉:“厉霆骁表妹?”

傅北萱点点头。

傅凌轩:“北北,那你明天就约她出去逛街吧,出去买买你们女孩子喜欢的首饰衣服包包,再去吃一顿美食,体验一下正常高中生的生活。”

傅北萱:“好,那我就去约曼曼。爸爸晚安,爱你呦!嘿嘿…”

傅凌轩:“快去吧,早点睡,晚安。”

傅北萱回房间就拿出手机给秦诗曼发微信。

这两天秦诗曼很热情,所以两人相处的很好。

傅北萱:曼曼,我想明天出去逛街,你有空吗?我们一起去。

秦诗曼:有空,你想去哪?我们约好一个集合地点。

傅北萱:我也不知道去哪,我爸爸说,要我去买一些衣服首饰包包,再吃一顿美食。

秦诗曼:那我们去思北国际吧,那里的衣服首饰包包都比较多,而且旁边就是美食街。

傅北萱:好啊,我刚回华国,哪里都不知道,都听你的。

秦诗曼:好的,我带你玩,咱们明天上午十点在思北国际一号门集合。

傅北萱:好的好的。

…………

第二天,傅北萱依旧早上六点起床锻炼,打拳。

吃过早饭后,就回去陪小白玩。

九点十分,傅北萱被司机送往思北国际。三十五分钟后到达思北国际的地下停车场。

十点整,傅北萱和秦诗曼成功汇合。

思北国际,隶属于思北集团,是集吃喝玩乐,衣食住行,于一体的大型商场。一共十层。

地下负一层是停车场。

一层是大型商超,也隶属于思北集团,叫思北超市。

二层是美食区,各种各样的美食,各个地区特色,应有尽有。

三层是儿童室内游乐园。

四层是母婴及儿童用品区,包括各种玩具店。

五层是箱包专区,各种大牌都有。

六层是鞋子专区。

七层到八层是衣服专区,各种高定,顶奢,私人订制都有。

九层是珠宝专区,是最贵的区。

十层不对外开放,是思北国际的员工办公区。

一共有十部电梯。其中八部是对外开放,最高楼层是到九楼。另外还有一部大型货梯,也是最高到九楼,另外一部是员工电梯,从地下停车场直达十楼,中间不停。

而每层楼都有八个扶梯,就在八部电梯旁边。九楼到十楼也有扶梯,但是十楼是有保安守着的,客人上去了也会被赶下来。

傅北萱和秦诗曼直接去了九层。先买珠宝,吃完午饭后再买衣服鞋子包包。

结果乘坐电梯刚到了九楼,就看见一家店铺门口围了一堆人,里面吵吵闹闹的。

秦诗曼是个活泼跳脱的性子,赶紧拉着傅北萱过去凑热闹了。

进去后才发现,是两个一线小花因为一条项链在吵架。

秦诗曼看傅北萱不懂,就简单给她解释了一下。

秦诗曼:“左边那个叫陈曦,右边那个叫叶雯雯。她们俩都是演员,那个叶雯雯的男朋友以前追求陈曦,没追到,才转头去追叶雯雯,所以她们两家的粉丝经常带节奏吵架。叶雯雯也讨厌陈曦,总是针对她,陈曦也不甘示弱,所以两个人一直都不对付。”

秦诗曼刚解释完,那边两人已经骂起来了。

叶雯雯:“陈曦,你要不要脸,宇阳已经是我男朋友了,你还勾搭他,你怎么这么贱啊?你就这么想当小三啊?”

陈曦:“你才不要脸呢,是你男朋友半夜给我发消息,是他不要脸。我要是想勾搭他,还有你什么事?”

陈曦:“再说了,现在吵得是项链的事,你提那个贱男人干什么?”

叶雯雯:“你骂谁呢你?你凭什么骂我男朋友。你再骂一句试试。”

陈曦:“哎呦,还有人有这么犯贱的请求呢?那我必须满足你啊!”

陈曦:“我就骂他怎么了?他就是个贱男人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他一个出道失败的男团成员,还想追老娘,真是给他脸了,出门都不照镜子的嘛?”

叶雯雯:“你你你…”

陈曦:“你什么你,一个垃圾你都当宝贝,还好意思在这跟我抢项链,我一周前就交了订金了,你凭什么抢?”

陈曦:“怎么,你以为你喜欢,掉几滴泪我就会让给你?你长的丑,想的倒是美,你当我是你妈啊?……”

陈曦一顿输出,把叶雯雯气的哭着跑了。

陈曦也买了项链就离开了,今天的事肯定有人拍下来了,得回去准备公关。

小说《九年后,疯批大佬跪着追妻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楼芳也无语了,心想:祖宗啊,我才没病,是被你吓的!但是也不敢说出来。

楼芳:“你,有这个背景,为什么要来混娱乐圈?”

傅凌轩:“为了学习骂人啊,我看过明星骂人,超厉害的!”

楼芳惊愕的看着傅凌轩,呆呆的想:啥玩意?为了啥?我耳朵出问题了?

楼芳在心里对着自己疯狂三连问。

楼芳:“你在哪见过明星骂人啊?”楼芳很好奇,明星都是很注重形象的,怎么会被人看见骂人?

傅凌轩:“就在思北国际九楼珠宝专区,一个叫陈曦的和另一个叫叶雯雯的骂起来了。那个叫陈曦的特别厉害,把叶雯雯骂的哭着跑了,我要向她学习。”

楼芳:“学?学啥?学她骂人?”⊙▽⊙

傅凌轩点点头,认真的看着楼芳。

楼芳也懵,好好的一个女孩子,有这么强大的背景,为啥要学骂人?

楼芳:“那个,萱萱啊,你告诉我,为什么你想学骂人?”

傅凌轩:“厉害啊。我爸爸说了,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最厉害的,那个陈曦,都没打架,就把叶雯雯骂跑了,多厉害!”

楼芳彻底无语了,这是什么爸爸?怎么教孩子呢?

但是她也只能在心里吐槽,不敢说。

那可是傅氏集团二公子啊!

楼芳又接着问:“萱萱啊,你家里知道你来娱乐圈吗?都同意吗?”

傅凌轩:“我爸爸是同意的。别人的意见不重要。”

楼芳:“那你学习成绩怎么样?高考前能接工作吗?”

傅凌轩:“没问题的,不耽误。”

楼芳以为她成绩一般,或者中等偏上,就没再说什么。

楼芳:“那你会什么才艺吗?”

傅凌轩:“乐器我会弹钢琴,小提琴,大提琴,古筝,古琴,笛子,箫。歌曲没太尝试过,舞蹈我会芭蕾。”

楼芳觉得自己捡了个宝藏啊,会这么多,还贼有背景,看着也不难伺候,非常漂亮又听话。

又聊了几句,就把傅凌轩恭恭敬敬的送走了。

傅凌轩离开后,楼芳直奔顶楼罗涛的总裁办公室。

进屋就抱着罗涛亲了一口他的脸。

楼芳:“罗涛,我答应你的追求了!”

罗涛瞬间愣在原地,他追了楼芳好几年了,二人是一个大学的,师兄师妹的关系,之前楼芳一直不同意,罗涛就只是偶尔能拉拉她的手,今天这是怎么了?

还不等罗涛问,楼芳就巴拉巴拉全说了,包括傅凌轩要进圈的原因,还有她的家世背景。

楼芳说:“我可太感谢你了,给了我这么一个大宝藏,你在哪挖到她的?”

罗涛:“其实…是总部的总裁联系我的,要我准备了最高规格的合同。”

楼芳一惊:“总部总裁?思北集团的总裁?是谁啊?”

罗涛:“厉家的,三少爷顾冉。”

楼芳:“卧槽卧槽卧槽…”

罗涛:“……以后,好好对待傅凌轩,要不咱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”

楼芳点点头,非常赞同罗涛的话。

罗涛突然站起身,抱住了楼芳。

罗涛:“芳芳,你刚才说什么?你答应我的追求了是吗?是不是?”

楼芳突然就脸红了,害羞的点点头。

罗涛开心极了,他和楼芳是同一个传媒大学的,比楼芳大了两岁,今年三十二了。他们大学是一个社团的,从楼芳大一加入社团开始,他就喜欢上了楼芳,因为是农村出来的穷小子,他一直也不敢表白,就默默守护着。

后来大学毕业后就没了什么联系,他再也没有喜欢上别人。毕业后,他工作并不顺利,被顶头上司压着,一身才华无处施展,可又不敢轻易辞职,毕竟还要养家糊口。


四个月后,帝都人民医院。

顾冉在这里,永远的闭上了眼睛,离开了人世。

顾家开始安排顾冉的丧事,傅家除了沈蓉,都到了,可偏偏,没有了傅凌轩的身影,所有人都找不到他,他在医院守到了顾冉离开,他就不知道去哪了。

顾家和傅家忙完了顾冉的丧事,才发现,傅凌轩没了,孩子也没了,谁也不知道他带着孩子去哪了。

顾家找上门,找傅家要人,傅家也找不到他,更不知道孩子去哪了,只找到了傅凌轩留下的一封信,他说已经给孩子上了户口,就叫顾冉,谁也别想带走孩子,他带着孩子走了……

傅家和顾家封锁了所有出城的路线,严查死守,想找到傅凌轩。

而此时的傅凌轩,已经抱着孩子到了一个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小岛上,这个岛,是当年从某一个大陆经过地壳运动分离出去的,很少人知道。傅凌轩知道这个地方,是因为一次偶然。

他最像外公君枭雄,冷心冷情,没有弱点,君枭雄也最疼他,比对儿子女儿还要好,从小就教他各种技能,开飞机,轮船,跆拳道,散打,暗器,黑客,还有各种枪械,而傅凌轩本人,简直让各科老师又爱又恨,因为他只考三科,数学,物理和化学,他是个天生的理科天才,别的科目他也都会,可就是不参加考试。

十五岁那年,他因为飞机航线故障,意外降落到这个小岛上,他走遍了这个小岛,都没有找到一个会呼吸的活物,后来傅凌轩就把这个小岛一点一点变成了他个人私有。

几年时间,里面已经非常齐全了,他带着孩子来到这里,买了一些贫穷国家的劳务佣人,医生。

他在这个岛上,每天陪着顾冉长大,他有自己的实验室,他制造各种枪械,研究各种化学物理实验,结合医学,制毒,还做各种暗器,用来售卖。

就这样过了三年,小北北也已经三岁了。

他救过很多人,捡了很多孤儿回来,培养这些人,他最初的目的,只是想要有人永远护着女儿北萱。后来,这个岛一点点壮大,有很多人想要他为他们效命,他生来爱自由,怎么可能愿意被束缚。

最好的办法,就是强大到别人无法胁迫他。

所以,他用了十年时间,才有了国际第一佣兵团的诞生。

第一佣兵团,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总部在哪,只知道机械制造师,第一黑客是同一个人,是他们的头目。

而且第一佣兵团,分为十部,每个部分都渗入一个大国家,上到高官,下到乞丐,都有可能是他们的人,因为第一佣兵团,足足有十二万人。

中心人员足足两万,这两万人,是傅凌轩亲手救回来的,教他们武功,学业,教他们杀人,很苦很累,但是他们都有自保能力,再也不会被人随意欺负。

因此,这两万人,对傅凌轩最是忠诚。

傅凌轩不仅救了他们,还给他们一个家,教他们练武,请人教他们读书识字,他们都是孤儿,傅凌轩就像是他们的再生父母一样。

而顾冉,也是这两万人从小看着长大的,这些人里,最小的只比小北萱大了三两岁,最大的也才只比顾冉大了十岁。

所有人都把顾冉当做亲妹妹照顾。

顾冉从五岁起,就被父亲要求学习各种各样的本领,傅凌轩恨不得把自己会的都教给她,十分严厉,也因此,顾冉很是害怕父亲。

她偷偷听管家说了,她的母亲,是意外有了她,是他父亲被下药才有了她,而且是她母亲不顾父亲意愿生下了自己,所以她经常会想,父亲是不是不喜欢她,是不是觉得她是多余的,她不敢问,她怕父亲回答“是”。(๑• . •๑)

她甚至羡慕那些被父亲救回来的哥哥姐姐们,父亲对他们总是很淡定,从来没有强迫过他们学习各种本领,偶尔还会对他们笑,虽然她觉得那种笑更恐怖,但小时候的她不懂,就只知道父亲对他们笑了。(ಥ_ಥ)

可是父亲却总是要求她学习各种各样的本领,她很累,真的很累,再加上心理问题,终于在十三岁这年,彻底病倒了。

傅凌轩找了全世界各种名医,可依旧没能让女儿苏醒,他日日守在顾冉的病床前,看着女儿苍白的脸色,他崩溃了。

他说:“北北,你起来看看爸爸好不好?爸爸再也不逼你学习了好不好?爸爸也不想你这么累,可是你是我的女儿,你的身份很危险,你必须具备自保能力,爸爸不能时时刻刻守着你啊。”

“北北,你醒来好不好?咱们回家,回去找你爷爷奶奶,还有外公外婆好不好?以后什么都不用你学了,我们都守护你好不好?你醒过来吧。”

顾冉虽然昏迷着,但是她的意识很清晰,她听到了爸爸说的每一句话,她知道了,爸爸是爱她的,只是不会表达,逼她学习,只是为了让她有自保能力。

第二天清晨,傅凌轩趴在床边睡着了,床上的顾冉缓缓睁开了眼睛,看着一直守在床边,变得邋里邋遢的爸爸,顾冉哭了,她第一次光明正大的哭了,不再偷偷的躲着别人自己哭,以前,因为她觉得没人心疼她,所以连放声大哭都不敢,现在知道了爸爸是最爱她的,她就想放肆的大哭一场。

她的哭声惊动了傅凌轩,傅凌轩看着醒过来的女儿嗷嗷大哭,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女儿在他面前哭,以前她偷偷哭他都知道,也很心疼,现在看着她哭,他的心简直快要裂开了。

“北北,不哭了,不哭了,咱们以后什么都不学了好不好?爸爸带你回家,咱们回去过平凡人的日子好不好?”

顾冉知道,爸爸最讨厌束缚,他喜欢自由自在,桀骜不驯才是他的天性,虽然她长大之后越来越害怕爸爸,但是她也记得,小时候是父亲一个人亲手把她带大的。

顾冉说:“爸爸,对不起,我以为你不爱我,我以为你恨我妈妈也恨我,呜呜呜呜…”

傅凌轩一愣,揉揉她的头说:“傻丫头,说什么呢,给我下药的不是你妈妈,虽然你妈妈一直瞒着我有了你,可是我也很感谢她,给了我一个这么可爱的宝贝女儿,你是你妈妈用命保下来的,爸爸真的很感谢她。”

“北北,爸爸再也不逼你了好不好?不哭了,咱们回家,你是傅家和顾家的小公主,是帝都最尊贵的女孩子,咱们回去舒舒服服的享受好不好?”

顾冉说:“爸爸,我不回去,我会认真学习的,我要有自保能力,我要成为你的骄傲,而不是你的累赘。”

傅凌轩:“傻丫头,你怎么会是爸爸的累赘呢,当年爸爸带你离家出走,就是怕你外公和你舅舅把你抢走,你永远都是爸爸的宝贝。”


看着她认真的在本子上记笔记

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

看着她圆嘟嘟的小脸

他舍不得了,他找了她九年,等了她九年,

他接受家人的安排,融入正常的集体生活,不再做一个杀人机器,这一切,都只是为了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她身边啊!

她救了他,给他吃糖,送他回家,她没做错任何事。

他怎么能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她呢?

不,不行,不能这么自私,她会讨厌的。

他不断告诉自己:“厉霆骁,你九年前就该死了。是她救了你,给了你第二次生命。你不亏欠任何人,可你欠她的啊,你欠她一条命啊,你不能做任何伤害到她的事。

厉霆骁,你努力了九年了,她也回来了。你可以追求她,慢慢等她爱上你,不急,哪怕再等九年又能如何,至少,如今你能日日见到她啊!”

安慰好自己,厉霆骁抬头继续盯着顾北萱看,偶尔还会被顾北萱回头瞪一眼。

就这样过了一上午,顾北萱被厉霆骁盯了一上午,浑身都不自在了,她的好脾气彻底也没了。

午间铃声一响,她就站起来瞪着厉霆骁说:

“你看我干什么?看一上午了,你是不是有病?”

这一句话瞬间令全班准备出去吃午饭的人都愣住了,都在想一个事。

这可是厉霆骁啊,帝都出了名的活阎王,小可爱你怎么敢的啊?

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厉霆骁会发飙的时候,厉霆骁居然笑了…

众人觉得更惊悚了,活阎王居然还会笑了???

只听见他说:“顾北萱,我要追求你,让你做我女朋友!”

顾北萱愣了

全班都愣住了

傅北寒突然冲出来:“不行,表哥,萱萱不能做你女朋友。”

众人再一次愣住,佩服傅北寒的勇气可嘉。

这是要美人不要命啊……

厉霆骁也收敛了笑容,站了起来,看向傅北寒的目光凌厉。

像看着一个死人一样看着傅北寒,杀气肆虐…

他说:“傅北寒,想死我可以成全你。”

全班都开始害怕了

傅北寒更是开始发抖,他也是第一次看见厉霆骁这样的眼神。

以前他打扰到他,烦他,他也只是打他。

但今天,他感觉到了,表哥真的在考虑杀了他…

同样杀过人的顾北萱也感受到了同类人的危险气息。

她可以确定,厉霆骁杀过人,而且可能不止一个,甚至是……习以为常!!!

顾北萱突然朝着厉霆骁攻击过去,厉霆骁怕拳脚无眼伤到她,只守不攻。

没一会,就落了下风,差点被顾北萱扔出去。厉霆骁也是第一次看见她动手。没想到,她居然这么厉害。

如果厉霆骁全力以赴,是可以打赢她的。

但是厉霆骁怎么可能和她全力以赴的打架,他舍不得。

所以就只能躲。

这时候的傅北寒也反应过来了,一边是堂姐,一边是表哥,他不希望有人受伤。

赶紧上前叫住还要进攻的姐姐:

“萱萱,不能打了。”

顾北萱停了手看着傅北寒:

“为什么不能打?他想杀了你,他不是说说而已的,他是真的在考虑杀了你。我可以反杀他的,我知道打不过他,但是我可以毒死他的。”

傅北寒惊了:“你你你…你下毒了??”

顾北萱点点头。

傅北寒说:“你快快…快点给他解毒,他是我哥,我表哥,我妈的亲外甥,我大姨的亲儿子啊!”

顾北萱一愣,拿出解药递给厉霆骁

“赶紧吃,这毒无色无味,中毒之人没有任何感觉,一个小时没有服用解药必死无疑。时间越长越危险。”

看着厉霆骁服下解药,顾北萱蹲下叹息一声“唉╯﹏╰”

傅北寒一脸懵逼:“萱萱,你怎么了?”

顾北萱一脸心疼的说:“那毒超级贵的,我研制了三年啊,用了无数药材才做成的。居然没死人,浪费了我的毒…”

众人听着这对话,都一脸茫然……

啥时候了,你还心疼你的毒??你差点杀人了啊喂!(。ò ∀ ó。)

厉霆骁听着这话更是心堵,他一个大活人,都没有一点毒药值得可惜吗??

你居然心疼毒药浪费了。。。

傅北寒也是无语了他姐姐的脑回路,真清奇…

他抬头看着厉霆骁,鼓起勇气说:

“表哥,我要找你谈谈,带着萱萱一起!”

傅北寒还是害怕,他怕三表哥真的打算杀他…

厉霆骁看了一眼傅北寒,同意了,三人一起去了学校对面的餐厅,要了一个隔音的包厢。

顾北萱一直防备着厉霆骁,她也怕厉霆骁突然动手,她怕救不下傅北寒。

三人点了菜,等菜的时候,厉霆骁先开口了:

“北寒,你和萱萱什么关系?”

傅北寒说:“她是我堂姐,只比我大了不到一个月,是我小叔傅凌轩的亲生女儿。从小就被我小叔带着离家出走了,十八年没回来过。前天刚刚回来。”

厉霆骁愣住了…

所以,九年前带着萱萱一起救他的那个男人,萱萱叫他爸爸,他是小姨夫的亲弟弟??

“那,她怎么姓顾?你小叔,没听说结婚啊…”

这时候顾北萱接话说:“我妈妈姓顾,叫顾冉。我叫傅北萱,我爸爸要求我高中在学校里要叫顾北萱,不可以暴露和傅北寒的关系。虽然我也不太理解为什么,但是我爸爸一定是为我好。”

“顾冉?哪个顾冉?是十八年前去世的那个天才少女顾冉吗?现在的顾市长的亲妹妹??”

傅北寒和傅北萱同时点点头。

厉霆骁是真的惊呆了。萱萱的身世,简直比他好了几倍啊。

他知道,当年救他的是第一佣兵团的头目,所以说傅家小叔傅凌轩就是第一佣兵团的头目,萱萱就是在佣兵团长大的小公主。

不仅如此,她还是傅家和顾家唯一的小公主。

帝都五大世家,两家都是她的至亲。

五大世家分别是厉家,傅家,顾家,君家和沈家。

厉家是黑道家族,掌管世界上百分之七十的地下交易

傅家是商业集团,旗下产业遍布全球

顾家世代从政,顾老爷子有着仅次于国家领导人的地位

君家就是从军,君枭雄老爷子是军区最高长官

沈家最是低调,是书香世家,沈老爷子一生教书育人,弟子无数,受人尊敬。

沈家只有两个女儿,就是厉霆骁的母亲沈佳,和傅北寒的母亲沈蓉。一个嫁到了厉家,一个嫁到了傅家。

而傅老爷子的妻子君倾倾,也就是傅北寒和傅北萱的奶奶,是君枭雄的女儿。

而厉家只与沈家有姻亲关系。

五大家族中,只有顾家是单独发展的,因为顾家顾奕娶的是中医世家的传人李瑶光,不属于其他四大世家。

底下有无数个仅次于五大家族的家族,都想把顾家挤出五大世家,因为其他四家,都有抱团在一起。

可谁能想到,傅北萱,居然是顾家去世十八年的女儿顾冉和傅家小叔傅凌轩的亲生女儿。

厉霆骁在想:现在看来,厉家还是太弱了,傅家和其余三家都有姻亲关系,很难打破。他会配不上萱萱的。

这可不行,大哥二哥可以利用起来了,让他们娶妻,娶大家族的女儿,这样才能不耽误我配得上萱萱。

厉霆骁想了很多,饭都没吃几口。

在傅北寒吃完饭后,厉霆骁说:

“北寒,对不起,我以为你和萱萱是男女朋友,所以我才………”

傅北寒说:“没事的,哥,你知道不能追我姐就好了,我原谅你,嘿嘿…” ✺◟(∗❛ᴗ❛ั∗)◞✺

“你到底凭什么觉得我不能追求她?”厉霆骁不懂。

傅北寒说:“哥,你是我哥,她是我姐,你们不能在一起。”

厉霆骁脸黑了…

“傅北寒,我是你大姨的儿子,萱萱她是你小叔的女儿,我们俩和你是有血缘关系的,但这不代表我和萱萱之间也有血缘关系,你明白吗?”←_←

傅北寒想了想,说:“也对噢,你们俩没关系啊…”

厉霆骁看着傅北寒,他难以想象,闻名帝都的才女沈蓉和傅家掌权人傅凌宸生的儿子,为什么会这么傻???


“臭小子,你终于到了啊!”

韩振:“舅舅,我这不是来了嘛!”

楚豪和楚雅兄妹对视一眼,一脸懵逼。

傅北萱更是直接问楚雅:“楚雅姐姐,纪前辈和韩天王他们是亲戚啊?”

楚雅摇摇头,表示她也不知道。

纪淮河解释:“我姐姐纪清河是他妈妈。”

楚雅一下子就炸了,“啥?纪清河?是我认识的那个纪清河吗?”

纪淮河和韩振被她大嗓门吓了一跳,都看向她。

楚豪无奈的站出来,笑着说:“韩天王,纪前辈,你们别介意,纪清河前辈是我妹妹唯一的偶像,她比较激动。”

弹幕:

【卧槽卧槽,纪影帝是我们天王的舅舅?厉害了,厉害了(ง •̀_•́)ง】

【这是重点吗?纪清河啊,麻烦你不懂度娘一下好吗?】

【科普:纪清河,国家一级演员,一级话剧演员,一级歌唱家,国家级文工团团长,那是真正有军衔的军官啊!】

【卧槽,这是什么家族基因?我实名羡慕…】

楚雅噔噔噔跑到韩振面前,韩振被她吓得后退一步,差点撞到舅舅身上。

楚雅亮晶晶的盯着韩振,她说:“韩天王,我能不能有幸要一张我偶像签名照啊?就一个签名也行,求你了。”

楚豪捂脸,这妹妹太丢人了…

韩振和纪淮河被她弄的哭笑不得,她冲过来的架势太吓人了,结果就为了一张签名照。

韩振:“可以,我让我助理找我妈签完了给你送过来。”

楚雅:“欧耶,太好了,太好了,我马上就有偶像签名照了。”楚雅兴奋的转圈圈。转完又看着韩振说:

“韩天王,你放心吧,这次在小院里你就享受就好了,我保证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,你的活我都包了,我干不了的还有我哥呢,你放心,安心度假,木有问题。”

韩振笑着说:“不用不用,举手之劳而已,你一个女孩子,不用太累了。”

楚雅:“不累不累,我哥能干!”

楚豪:“为了你偶像的签名照,你就把你哥推出去卖了?”

楚豪表示他不能相信自己从小疼到大的妹妹这么无情,然而楚雅接下来的话,彻底让他怀疑人生。

楚雅:“卖了就卖了吧,我都叫你二十一年哥哥了,也没换来我偶像的签名照,要你何用,哼~”

楚豪都被她气笑了,指了指她,也没说出一句话。

纪淮河和韩振也是被她逗的哈哈大笑。

弹幕:

【哈哈哈哈,我们豪哥都不如一张签名照。】

【豪哥实惨…】

【我要有这种妹妹,我都得被她气死,哈哈哈哈】

【哇哦,我第一次看见韩天王笑的这么开心唉!】

【是啊是啊,我们哥哥第一次这么开心!】

楚雅看韩振和纪淮河笑得开心,也冲他们两个露出一个职业微笑,没有任何套近乎的意思。

韩振和舅舅纪淮河对视一眼,都觉得楚雅是个不错的女孩子。很少有人面对偶像的家人还能不套近乎,还有很多人会提出想见偶像一面。

可楚雅,她就真的只是想要一张签名照,她没有提过见见偶像。哪怕偶像不能来,也可以视频见面,可她没有提过。

韩振试探的说:“其实,我可以和我妈妈视频,让她看看你的。”

楚雅立马面带不善的看向韩振,眉头蹙起。

众人不解,不明白为什么楚雅不开心了。接着就听见楚雅一本正经的教育韩振:

楚雅:“你作为天王级歌手,难道不知道偶像也是要有私生活的吗?我是真爱粉,我超级理智的,想要签名照是真的,想见偶像也是真的,但我会光明正大的去见她,而不是打扰她的私下生活。”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