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绿色小说网 > 现代都市 > 穿成恶毒后娘,五个反派崽逆袭了精修版

穿成恶毒后娘,五个反派崽逆袭了精修版

异次元觉醒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叫做《穿成恶毒后娘,五个反派崽逆袭了》的小说,是作者“异次元觉醒”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,主人公燕长青秦瑶光,内容详情为:里偷偷乐了好一阵。......

主角:燕长青秦瑶光   更新:2024-06-11 09:34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燕长青秦瑶光的现代都市小说《穿成恶毒后娘,五个反派崽逆袭了精修版》,由网络作家“异次元觉醒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叫做《穿成恶毒后娘,五个反派崽逆袭了》的小说,是作者“异次元觉醒”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,主人公燕长青秦瑶光,内容详情为:里偷偷乐了好一阵。......

《穿成恶毒后娘,五个反派崽逆袭了精修版》精彩片段


老妇人的浑浊的眼眶里顿时落下老泪,不顾身上的疼痛,爬着去捡剩下的果子。

篷车里,周清荷掀开帘子看了一眼在地上狼狈的老妇人,按了按心口。

不是她心肠硬,穿越到古代,她又能有什么办法呢?

活着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哪怕是文明发达的现代社会,也有惹不起的特权阶级。

这么一想,她就心安理得起来。

车轮滚滚向前,一名身着青色官袍的清瘦男人走到老妇人跟前,弯腰帮她捡着四散滚落的红柿,又从荷包里摸了几个铜钱递给她。

“谢谢,谢谢大人。”

老妇人把铜钱合在掌心里连连磕头,抹着眼泪去了。

清瘦男人望着马车离开的方向,找来一个跑腿的闲汉,吩咐了几句,自己则坐在路边一个支起的茶摊上,要了一碗油茶、一块切糕、两个风鸡翅膀,慢慢吃起来。

不多时,那闲汉跑了回来,凑到他跟前说了几句。

清瘦男人结了账,把找来的碎银递了一小块给闲汉。

“长公主府吗?”

他微微一笑,两刻钟后出现在御史衙门里。

“王御史来了,今天您又要弹劾哪位?”一名和他不对付的御史,不阴不阳的掀着眼皮说。

他倒也不气,走到自己的位置上,碾了墨就开始写奏折。

公主府里。

刚刚用完一顿沉默的早膳,老大就想行礼告退。

没有遭受到意料之中的为难,身后伺候的人给他布菜时,他眼睛落到哪里,碗里就会多了那道菜。

如此体贴周详,反让老大心神不宁。

秦瑶光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道:“那个以次充好的管事,我已经交给昨天来的那位将军去处置了。新的材料今儿就拉来,再有什么不妥当的,你直接来告诉我。”

老大一愣,“啊”了一声,随即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,垂眸道:“劳母亲操心,是儿子的不是。”

这些个应对,都是他在来之前,老二手把手的教过他一遍,怎么也不会答错的话。

秦瑶光没跟他计较,继续道:“另外,你们院里的管家娘子该换了,你们几个商量一下,推一个人上来。”

听她这么一说,老大彻底愣住。

这么多年了,他们五人在公主府里毫无话语权。哪怕是跟他们自己切身相关的事,往往都是到了最后才知道。

如今,换管家娘子这样的大事,竟然会问他们?

秦瑶光知道老大半信半疑。

在多年的虐待之下,要改变他们的想法,重新建立信任,是个长期工程。

急不来。

在老大青涩的脸庞上已初见日后的刚硬,这样一张脸上忽然露出懵懂的神色,让秦瑶光不由打心底笑了出来。

她这一笑,整个室内都仿佛明亮了一个度。

老大更是呆了。

这个恶毒的妖妇,笑起来,竟然还很好看?

秦瑶光假装没看见老大的反应,抿了一口茶水道:“当然,如果你们没有这个人,我就直接指派了。”

老大这才醒过神来,情切道:“母亲,且容我们商议一二。”

这一声“母亲”,他终于叫得有些真情实感。

秦瑶光放下茶杯,吩咐身后的白露,道:“把这些点心各装上一碟,小五最爱吃。这道糟鹅掌没怎么动,也一并装了。”

吩咐完,她才对老大道:“你带回去院子里去,有什么只管说,不必拘着。”

看着老大提着食盒,几乎是同手同脚的走出门口,秦瑶光再次在心里偷偷乐了好一阵。


眼前的母慈子孝,几乎让邓嬷嬷以为她走错了地方。

她揉了揉眼睛,上前回禀:“殿下,舅夫人明日午休后来拜见您。”

汪氏是当家主母,府上公婆俱全,她一大早要去请安伺候长辈用早膳,上午则需当家理事,哪里像秦瑶光这般清闲,想干啥就干啥。

出门访客,她只有午休之后有时间。

秦瑶光在心里把这些事都过了一遍,点点头。

从辈分上来说,这位宁国公府上的大夫人,是她的舅母。要不是有长公主这个身份,该上门拜访的,是秦瑶光才对。

秦瑶光心里美滋滋的,穿成长公主什么的,实在是太便利了。

一时间,竟是连这筛子似的公主府都给忘记了。

见老五一连吃了两块茯苓糕,秦瑶光对白露道:“这个还有吗?装上一些,待会一块儿给逐风院送去。”

从进了秦瑶光的屋子,老五的嘴就没停下来过。

这会儿手背上的冻疮还痒着,胃却舒服地打了一个饱嗝。他被自己打的嗝吓了一跳,吃惊地睁大眼睛。

天可怜见,他一向都没吃饱过,怎么会有打饱嗝这种体验呢?

秦瑶光瞬间明白了他为何惊讶,顿时笑得前仰后合。

一边笑,她一边用手抚着老五的肚子,道:“可不能再吃了,小肚皮都鼓起来啦。”

邓嬷嬷也笑道:“得留点肚皮吃晚饭。”

老五长这么大,还头一次需要“留点肚皮”,懵懂的神情让人又爱又怜。

正说笑间,听见外面“砰!”的一声,王管事跪在门口的青石板上,重重地磕了一个响头,道:“奴才知错!请殿下责罚!”

“王管事?”

邓嬷嬷听这声音耳熟,揭了帘子往外一看,果然是外院那位说一不二的王管事。

顿时,她心里就纳闷了,怎么就出去送个帖子的功夫,府里发生这么多事?

她和王管事两人是平级,一个管外院、一个管内院,泾渭分明。在邓嬷嬷的眼里,王管事是一个很傲气的人,平时见到她也不卑不亢。

殿下开府十年来,她还从来没见到王管事这么狼狈过。

秦瑶光摸了摸老五的头,把他从膝盖上放下来,道:“你二哥在外面等你呢,回去吧。”

“二哥回来啦?”

老五诧异地抬头,仰脸看着秦瑶光问:“母亲,我都没听见二哥的声音,您是怎么知道的?”

秦瑶光笑了笑,心道:跑这一趟,老二不知道在心里怎么腹诽她呢,自然是能不进来就不进来了。不过他肯定放心不下小五,一定在外面等着。

“我猜的。”

她故作高深,弯腰看着老五的眼睛道:“要不,我跟你打个赌?看看你二哥在不在外面。”

老五眨巴眨巴眼睛,忽然把头摇成了拨浪鼓,脆生生道:“四姐说赌博的都是坏人,我相信母亲!”

说着,他后退两步在地上磕了个头:“母亲,儿子回去了。”

小小的孩子,磕头的动作利索无比,让秦瑶光都没来得及阻止。

算了,慢慢来吧。

秦瑶光再一次告诉自己:急不来。

“白露、谷雨,送小五回去。”她吩咐。

白露应了,把老五吃过的那瓶玫瑰露、他喜欢的茯苓饼、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吃食都用食盒装好,谷雨叫了两个小丫头,把她替给逐风院里其他三个孩子准备的成衣抱着,一起出了门。

很快,门外就传来老五的欢呼声:“二哥,你真的在外面等我呀!母亲没有骗人。”

孩子的声音逐渐远去,秦瑶光敛了笑意坐回软榻上,仿佛外面根本没有王管事这个人。


郎中不知道,他们还不知道吗?

哪里是什么医术高明的大夫,满院子人亲眼所见,明明就是那个恶毒的长公主所为!

把那么大一坛白酒直接往三弟的伤口上浇,痛得三弟死去活来。如此残忍的手段,眼前这名郎中竟然大赞特赞?

老大此言一出,郎中便面带不悦。

他年轻时游历四方,颇有一些名声在外,这才能在有了儿子后在京城里安定下来。虽然出身普通,医术却是他安身立命的资本,哪里会由得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质疑。

在市井他听过颇多关于这座公主府的流言,却也不是那等口舌是非之人。

都知道公主府里养着府医,原以为请他来是给下人瞧病,不料却是一名孩子被瓷片划伤。

可是,给他引路的下人又口称“三少爷”,他却瞧着,哪怕是普通老百姓家的儿子都过得比眼前的少爷小姐好上不少。

眼前种种,都透着古怪。

多亏他心性沉稳,秉持着“医者救人”的理念,才没有害怕招惹麻烦上身,拂袖而去。

既是如此,郎中心中的不耐便显现出来,呵斥道:“你懂什么?这是军中用来急救的法子,痛是痛了些,却是能救人命的。”

他示意几人凑近,将老三不再渗血的伤口呈现在他们面前,道:“你们看,这伤口颇深,边缘并不规整。若不是处理得当,让那瓷片碎屑给残存在血肉里,这只手恐怕都要不得了,疡肿而亡的人我也见过。”

“而眼下,伤处有愈合趋势,并无红肿迹象。”

如果秦瑶光在场,立刻就能明白他的意思。

这位郎中的确见多识广,虽然不知道伤口感染发炎等现代医学词汇,意思却是一样的。

说到此处,郎中脸上露出敬佩之色,道:“不知是哪位高人所为?在下却想拜见一二。”

这孩子伤势复杂,处理手法却干净果决。

但他风寒高热无人诊治,还出府请自己前来,说明并非府医所为。

难道,是哪位随军大夫路过,恰巧救了这个孩子?

郎中一身本事都是在游历时习得,凡遇见医术高明者便上前请教。如今安顿下来,也没熄了这颗好学的心。

他知道随军大夫在处理外伤上有独特见解,一颗心便是按捺不住,跃跃欲试。

几个孩子却你望我,我望你,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那个恶毒的妇人,到了郎中口里,怎么就变成了医术高明之辈?

最后还是老二开口道:“我们看见时,三弟手上的伤就被包扎好了,也不知是谁。”

郎中只觉遗憾,重新给老三上了伤药,再包扎起来,又接过药童地上的笔墨“刷刷刷”开了方子。

看着满屋子小孩,他叮嘱道:“他这风寒看似凶险,却并不难治。你们按我开的方子拿了药煎好,一日三次喝下,明日醒来就可无事。只是药不能断,需服够七日,当可无碍。”

老大接过药方,郎中又叮嘱道:“多给他用些粥水流食,待发了汗出来,就会褪热了。”

“三哥不会有事吗?”

老五仰着头,眼巴巴的看着郎中,尖尖的小脸让他黑葡萄似的眼睛显得格外的大,惹人怜爱。

郎中忍不住在他的头顶上抚了一把,温言道:“不会有事。”

“你是神仙吗?好厉害。”得了他的保证,老五一脸倾慕之色。

郎中一听便笑了起来,道:“行医救人,乃医者本分,算不得什么神仙本事。若是遇到沉疴难起,我也没办法。”

老大付了诊金,拿着方子和剩下的银钱给邓嬷嬷派来跑腿的下人。

他们没办法出公主府,幸好如今有邓嬷嬷可以信任。

老五坐在门槛上看着郎中和背着药箱的药童远走,托着腮出神。

“想什么呢?这么专心。”老四走到他旁边,“别坐风口里,三哥已经着凉了,你要是再病了,邓嬷嬷给的银钱也不知道够不够。”

老五听话的站起来,道:“四姐姐, 我要是能有开方看病的本事就好了。能给你们治病,还能挣钱。”

老四一愣,随即笑了起来,道:“好啊,五弟长大后就去学医术,姐姐等你挣钱买口脂。”

她虽然这么说,老四心里却并不抱任何希望。

那个恶毒的长公主,肯定不会这么好心,送五弟去学医的。

但老五听了,却是咧嘴一笑,眼神明亮如星。

哪怕是微弱的希望,也是希望。

“郎中说要让三哥多喝粥水,我这就去小厨房看。”

“哎!等等……”

老四的话还在嘴边,老五已经一溜烟跑了。

她叹了口气,心道:小厨房那边还一团糟,公主府的厨娘哪里会听五弟的话?等他碰了壁回来,也就知道了。

没想到,老五一去就没有回来,当老四放心不下去找他时,却见到他捧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粥,正小心翼翼地往回走着。

老四吓了一条,忙上前替他接过来端着。

“四姐姐,你看我要到好大一碗粥呢!”老五一脸“快夸我”的表情。

确实好大一碗,而且不是米粒稀少的清粥。白生生的大米粒熬出了米油,瘦肉粒和翠绿的青菜点缀其间,闻起来就香喷喷的。

也不知道厨房都没收拾好,那边的厨娘是怎么做出来这么一碗粥的。

但既然老五能在这个不是饭点的时间里,要来这么一碗粥来,就说明厨房里的人不是摆设,他们也能使唤得动。

想到这里,老四顿时激动起来。

他们五个,以后都能吃饱饭了!

几勺温热的粥水慢慢喂了,老三低哼一声睁开眼睛。

“三哥,三哥醒了,太好啦!”

老五欢呼起来,兴奋得手舞足蹈,在屋子里转起了圈圈。

“四姐,我去叫二哥他们来!”

见老三终于醒来,老四笑意温柔,嘱咐道:“你去吧,走路仔细些,别摔着了。”

老五脆生生的应了,笑逐颜开的甩开小短腿,爬出高高的门槛。

只是下一瞬,他便被吓得节节后退。

欢乐的氛围消失无踪,老五被门槛一绊,随即摔到门里,又一骨碌的爬起来磕头道:“拜见长公主娘娘!”

在他的视线里,是一双湖蓝色贡缎制成的白玉兰花鞋,鞋头高高翘起,上面缀着一颗拇指大的明珠,饱满圆润。

正是秦瑶光到了。

小说《穿成恶毒后娘,五个反派崽逆袭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只是呼延进满脸络腮胡,体型魁梧高大,跟原书中描写文韬武略的儒将燕长青,不能说完全不像,只能说毫不相干。

这番文绉绉的话,也不知道他背了多少次才背下,再做出这等和他自身铁血气质毫不相干的姿态,画面违和到极致,竟也无端生出一种和谐来。

白露站在秦瑶光身后压了压唇角,在心底偷笑。

秦瑶光凝神听着,却没听见下一句,忍不住问道:“还有吗?”

这就没了?

“不日”究竟是“何日”,多久之后?

还有,什么叫做“上天垂怜皇恩浩荡”,他究竟为什么回京,是一句没提。

这春秋笔法,艺术,太艺术了!

秦瑶光在心里吐槽了一句:除了他要回来这个事,其他都是废话嘛。幸好她知道剧情,要不然还真是两眼一抹黑。

流利地说完要带的话,呼延进长长松了一口气。

天知道,他为了传话练习了多久,还让参军给他写下标明读音揣在怀里,连做梦都在翻来覆去的背。

将军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偏偏挑他这个大老粗来带口信。

呼延进就怕磕磕绊绊说不清楚,丢人事小,被治一个在公主殿下面前失仪,可就麻烦大了。

而且,听说公主脾气不好?

心里这么想着,呼延进就有些走神,没有听见秦瑶光问他的话。

白露重复了一遍,问道:“呼延将军,公主问你‘还有吗’?”

呼延进猛地一个激灵,忙道:“没有了。”

他偷偷瞄着秦瑶光,只见她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,似乎并没有脾气不好?

“呼延将军,驸马究竟何日回京?”

秦瑶光干脆单刀直入地问。

呼延进一愣,挠了挠脸道:“这,这个……末将离开的时候,大将军正要启程。从边关到京城,末将快马加鞭花了半个月,大将军的仪仗行程缓慢,走上一两个月也是有可能的。”

“大将军”称呼惯了,只有传话的时候他还记得用“驸马爷”这个敬称。

好家伙,从十五天到一两个月,这个时间也够灵活的。

秦瑶光佯怒道:“怎么,本宫敬你一句将军,你这倒是连驸马的行程都弄不真切?要你报信,你有什么用!”

糟了,公主好像生气了。

果然是脾气不好吧?

不过,呼延进将心比心,换了他也会生气。如果是他娶的妻子一走十年,好不容易有消息了,还说不清楚究竟多久能到家,他也生气。

但大将军也是出于无奈,这京城龙潭虎穴的,不准备好不敢出现啊?

“殿下容禀,大将军带着人马难免走得慢些,沿途又有州府接待,末将实在是不知……”呼延进解释着。

可秦瑶光根本就不让他把话说完,露出不耐的神色道:“行了!我知道了,十年我都等了,也不在乎多这么一两个月。”

把深闺怨妇的模样,演绎了个十成十。

他们夫妻的事,呼延进怎好说话,心道:我们大将军果然是干大事的人,能忍心把如此花容月貌的尊贵夫人丢在京城,还一丢就是十年!

公主心头有怨,大将军也只能认了。

“还有何事?”见他没有退下,秦瑶光问。

呼延进忙道:“殿下,末将在逐风院见到有管事以次充好欺上瞒下,恐公主被蒙在鼓里,想要做个见证。”

他半个字不提曾夏不把逐风院的主子放在眼里的事,把重点放在“以次充好”上。

白露听见,颇为意外的看了他一眼,心道:原来,他并不是看上去这般粗豪。

小说《穿成恶毒后娘,五个反派崽逆袭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哎呀,带孩子也没这么难嘛。

不管他们信不信,她只管对他们好就行了。

先紧着让他们吃饱穿暖,让她腾出手来把公主府理顺,再慢慢想他们的教育问题。

一个个的都不小了,除了老五,都是十岁以上的大孩子。哪怕在现代,七岁也都念小学了,何况是在三五岁就启蒙的古代呢?

想来,原书中这五个孩子长歪了,是吃了没有文化的亏?才把路给走得偏执了。

趁着晨光正好,秦瑶光开始她的锻炼计划。

也没走远,就在园子里慢慢散步。邓嬷嬷想伸手扶,她没让,她这个身子骨太弱了,得靠自己来。

一边走,一边商量着外院管事的人选。

要替换曾夏很简单,王管事的位置很重要,她需要一个合适的、有能力的、忠心的人。公主府里的下人构成复杂,这不容易。

邓嬷嬷提议了几个,秦瑶光都不置可否。

她的管理经验告诉她,隔空打牛要不得,要看简历,还要面试。

“你放个口风出去,让他们都来找你。给我仔细打听好了,明儿我先见见人。”秦瑶光吩咐。

邓嬷嬷连连点头,眼里都是欣慰之色。

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,总之这几日主子的行事很有章法,让她不似往日那般总是心惊胆战。

秦瑶光把邓嬷嬷的神色都收在眼里,握了握她的手又放开,低声道:“前几日我做了个梦,梦见我众叛亲离……”

邓嬷嬷颤了颤,惊悸道:“殿下,您是不是魇着了?”

幸好如今不在宫里,这样的话,岂能是胡乱说的?

秦瑶光摇摇头,道:“嬷嬷,你要助我,我……我不想那般浑浑噩噩下去了。”

邓嬷嬷是最了解最熟悉她的人,不能让她生疑。

这个借口,足够了。

果然,邓嬷嬷张了张口,正要表态时,春分来禀:“殿下,宫里来人了,皇后娘娘请殿下进宫。”

她是长公主,是皇帝长姐,哪怕是当今皇后,对着她也不是“召见”而是“请”。

“知道什么事吗?”秦瑶光问。

“回殿下的话,说是今儿御史台有奏章弹劾,还有驸马爷回京的消息。”春分道。

宫里的消息,对长公主府上而言,通常都是能知道的。

秦瑶光表示知道了:“替我更衣。”

进宫是大事,哪怕对于出入宫廷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的长公主来说,也是大事。

半个时辰之后,精心装扮后的秦瑶光艳光四射,光彩照人。

她看着铜镜里的自己,满意的点点头。

别的不论,在艳压这个领域,她拿捏得死死的。

而且,长公主这个身份,也让她不怕抢了谁的风头,无须低调。

长公主的仪仗停在皇宫侧门,下人上前放了脚踏,邓嬷嬷先下了车,朝着车门处伸出手。

白露掀了帘子,秦瑶光从车里钻出来,扶着邓嬷嬷的手,望着不远处的皇城。

秋风猎猎,吹得宫门处的旗帜招展,吹得她身上裙裾飞扬,显露出她傲人的婀娜曲线。

这就是皇宫啊!在现代她都没来得及去故宫玩呢,这一回倒是不用门票了。

秦瑶光在心里感叹了一句,把原主入宫的记忆都捋了一遍。

啊,原来我见到皇帝皇后都只需要行万福礼就可以了,不用下跪,真是个好消息。

谢皇后看着明艳动人的秦瑶光,暗自掐了掐手掌,微笑道:“长公主不必多礼,快快请起。”

秦瑶光也没打算认真行礼,顺势便起了身,笑道:“多日不见皇后娘娘,娘娘的气色是越发好了。”


殿内,秦瑶光道:“这件事,说来还是怪臣。是臣没看好周姑娘,才惊动了皇后娘娘过问。眼下五公主都被罚了,周姑娘自然不能例外。”

“就罚她在十日内抄写五十本《心经》,送到大般若寺中供奉,替娘娘祈福可好?”

送上门来的大好机会,不用白不用。

秦瑶光心里早就乐开了花。

她这个惩罚,就比静妃做做样子罚的五公主要厉害得多了。

同样都是抄书,五公主只需要抄十遍女德,还没有限期,那还不是静妃自己说了算么?

《心经》全文接近三百字,十天要抄完的话,那就是每天五本。既然是要送去供奉祈福的,就对抄写质量有所要求,字迹不工整、有墨点等等瑕疵,显然都是不行的。

而且,周清荷现在才九岁,腕力有限,又没有现代这种方便书写的签字笔。

用毛笔写繁体字,每天一千五百字,抄死她!

皇帝哪里听得出这里面的弯弯绕绕,想着抄书嘛,能有多难,笑道:“既是要祈福,不妨多抄几本,心诚则灵。”

不知不觉的,他坑了周清荷一把。

秦瑶光眉眼不动的应下:“皇帝所言极是,那就再加十本。”

谢皇后捏着手指没有说话。

她当然能看出其中的厉害,但既然乐阳都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了,她这会儿再凑上去没什么好处。

不符合利益的事,她一贯不做。

见他们说完,静妃道:“臣妾出门时,昭儿有些不舒服刚睡下,臣妾有些担心,就先告退了。”

皇帝一听,立刻紧张问道:“昭儿是不是被吓着了?不行,朕也一块儿去瞧瞧才安心。”

他都站起来了,才后知后觉的回看着谢皇后,道:“皇后先歇着,朕空闲了就来看你。”

谢皇后深深吸了一口气,劝谏道:“皇上,请以国事为重。”

青天白日的,皇帝应该在文德殿理政。

或召朝臣应对、或批改奏章,唯一不该出现的地方,就是后宫。

皇帝满不在乎地把宽大的袍袖一挥,道:“国事有大司徒操心,朕在不在,有何干系?”

此话诛心。

幸好谢皇后知道他一向就是这么个人,其实并没有什么深意。换了别的皇帝,她早跪下来磕头请罪了。

皇帝都要走了,秦瑶光还留下来做什么,当即以去探望皇太后为借口,向谢皇后请辞。

几人前后脚离开,静妃落后一步,对秦瑶光悄声道:“长公主,皇子公主们都大了,你家那位周姑娘多约束着些,我这里不欢迎她。”

只是进宫一趟,就惹出这一系列的事,逼得她不得不罚了昭儿。

当娘的自然觉得是别人的错。

秦瑶光从善如流的应了,道:“就是静妃娘娘不提,我也会多看着些。安国公前些日子咳疾犯了,娘娘可有话,需要本宫带去府上?”

对她释放出的善意,静妃明显有些吃惊。

她原本,是要和这位在京城交际圈里公认的草包长公主,撇开干系的。

静妃看着秦瑶光的目光里,明明白白写着“你长脑子了?”几个大字。

秦瑶光不禁扶额,心道:原主到底是愚蠢到什么地步,才会让一脸倦怠仿佛万事都不在意的静妃,能露出这等神情。

“娘娘,你若有什么话,可遣人去禧宁宫,一个时辰之内我都在那里。”

说完这句话,秦瑶光跟皇帝道了别,坐上宫中的软轿前往禧宁宫。

和病逝的先皇一样,这位崔家精心培养出的嫡长女是个聪明人。在太子登基后,她就成为皇太后,将手中大权全都交到新迎进来的谢皇后手里,每日只安心礼佛,不问世事。

小说《穿成恶毒后娘,五个反派崽逆袭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谢皇后知道个中内情,想要提点王御史,苦于身份只能端坐。

王御史把脖子—梗,质问道:“下官自然知道那并非公主仪仗。然而,公主府出行的马车就能随意践踏百姓吗?!”

秦瑶光不答,只看着谢皇后道:“皇后娘娘,那个小黄门还没到吗?”

正在此时,门口响起—道拖长的通传声:“静妃娘娘求见——”

静妃,正是五公主的生母。

那个惹事的小黄门,就是她宫中所派。

“宣。”

谢皇后按下心中不快,冷冷道。

—阵环佩玎珰作响,静妃缓步入内。

她生了—张精致的厌世脸,仿佛对万事都倦怠了—般。眼尾却微微长挑着,平添了几分凌厉之色。

“皇后娘娘,是臣妾的昭儿不懂事,才惹下这场祸端。”她用—种生无可恋的语气说着,“臣妾已罚了她抄十遍女德,禁足半个月,不知娘娘可还满意?”

谢皇后看着表面恭顺、实则不逊的静妃,心头暗恨。

别看她是母仪天下的皇后,又有权倾朝野的父亲撑腰,皇帝对她不过就尽些义务罢了。

除了初—、十五不得不在她宫中安歇外,其他时候多半都歇在静妃宫中。

论得宠,静妃才是后宫第—人。

偏偏谢皇后还不能说些什么,—旦表达出不满,那就是善妒、不慈,她眼下还真拿静妃没有太好的办法。

王御史弹劾乐阳不成,谢皇后就想着让静妃吃个挂落。

没想到静妃的消息如此灵通,她先下手为强责罚了五公主,让谢皇后有力无处使,就像—拳打到棉花上,空落落的憋屈。

秦瑶光在又吃了—块贡梨,美滋滋的吃瓜看戏,兴奋得两眼都在放光。

活生生的宫斗剧啊!

这不比那些Bug多如牛毛的电视剧好看多了,至少眼前都是活色生香的大美人。

从静妃出现,王御史就退到—旁闭口不言。

都是后宫妃嫔,他多看—眼能都被问罪。

他暗自思忖:这到底怎么回事?那辆马车分明是驶入长公主府上,怎么又会跟静妃扯上关系?事情越来越复杂,对他却不利。

怕只怕,他会成为皇后迁怒的对象,赶紧在脑子里思考对策。

“昭儿还小,哪里懂得什么?”谢皇后垂眸道,“宫中的人要好好约束,省得教坏了皇帝的血脉。”

她这是指桑骂槐,暗指静妃养女不教。

“不劳姐姐费心,那个不懂事的小黄门,臣妾已经杖毙了。”

静妃抬眸看着谢皇后,扯了扯嘴角问:“臣妾吩咐曝尸半日示众,以儆效尤。姐姐,您要去瞧瞧吗?”

她顶着精致的眉眼,却轻描淡写说出这样的话,让秦瑶光心头—寒。

看来,不止是公主府,这本书里的正常人就不多啊!

—个赛—个疯。

—殿主妃赐死—个犯了错的太监不是什么大事,但杖毙后还曝尸,还邀请皇后去参观……

啊这,很难评。

谢皇后再维持不住世家嫡女的仪态,冷声呵斥道:“—个上不得台面的腌臜东西!打死了就打死了,与本宫何干?”

“既是如此,臣妾就告退了。”

秦瑶光算是明白了,王御史弹劾她,事情却牵扯到了五公主。

静妃护犊子,直接罚了五公主,杖毙惹祸的小黄门,让谢皇后不管想做什么,都无从下手。

好—招先发制人。

静妃所倚仗的不只是得宠,还有替她撑腰的安国公府。整个后宫,也只有静妃敢这么不给谢皇后颜面了。


被请进暖阁,伯远侯夫人神色倨傲,拿起粉彩缠枝纹玉兰杯,浅浅抿了一口。

她的神色很有些漫不经心,问道:“长公主人呢?”

“公主殿下今儿有了兴致,正在游园呢,侯夫人请稍坐。”

鉴于伯远侯夫人在公主府里一直以来的高规格待遇,邓嬷嬷遣了白露来伺候。

茶水、瓜果、糕点,一应不缺。

只是她来的时候是申时刚过,这会已经酉时,连茶水都添了好几轮,仍然不见乐阳长公主的影子。

“砰!”

伯远侯夫人一拍扶手,怒不可遏:“什么意思?!你们公主府里,连我都怠慢了吗?”

作为燕长青唯一的亲眷,她啥时候在公主府遭受过如此冷遇。

想到肖氏来对她说的那些话,她越发笃定这个外甥媳妇是要不得了。

她甩手刚走到暖阁门口,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。

秦瑶光坐在软轿上,高高在上的看着她,没有要下轿的意思。

她什么意思?

伯远侯夫人银牙紧咬,不得不按规矩见礼:“臣妇见过长公主殿下,殿下金安。”

先是君臣,再是辈分。

别说她只是驸马爷的姨母,就是燕长青父母在世,见着了长公主也要见礼,正所谓“君臣有别。”

只是往日里原主里给予了她特权,她就以为是常态了,这会儿便倍感屈辱。

秦瑶光这才示意左右放下软轿,扶着邓嬷嬷的手起身:“侯夫人请起。不知道你来府上,所为何事?”

在穿越前,她手底下管着一千多号人。

论富贵她自然比不得长公主,但若论气势却丝毫不输。

被她这么一问,伯远侯夫人把满肚子话都憋了回去,端出长辈的架势询问道:“外甥媳妇,你都在忙什么呢?我都来了一个时辰,是不是这些没眼力劲的下人,没告诉你?”

往日,只要她一递上帖子,长公主就巴巴的迎在二门处,一路上亲亲热热的挽着她走进来,好酒好茶招待着。

临走时,还会送上一大车时令瓜果绢帛之物,只为了让她在给外甥去信时,多多美言几句。

不拿白不拿,都是皇家欠了燕家的!

今儿,一定是这些下人的错。

伯远侯夫人想到这里,指着伺候秦瑶光的一个小丫鬟道:“这点事都办不好,公主府里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?”

秦瑶光一见,这位侯夫人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,连公主府上的下人都敢管。

她倒是想要看看,接下来会怎么发展。

“给我掌嘴!”伯远侯夫人命令道。

她随便找个小丫鬟做筏子,是好教长公主知道,她自己是个什么身份,今儿竟敢给她立规矩了!

跟着伯远侯夫人的贴身大丫鬟珊瑚站了出来,捋起袖子,就冲着那名站在后面的小丫鬟而去。

邓嬷嬷站在秦瑶光身旁,气得浑身发抖。

伯远候夫人哪里是要教训小丫鬟,她是在打整个公主府的脸!

但是,类似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,长公主非但不阻止,只要有人劝阻还会加倍责罚,才会让一个侯夫人在公主府里颐指气使,放肆逾矩。

小丫鬟吓得瑟瑟发抖,“噗通”一声跪下,膝行到白露跟前,求饶道:“白露姐姐救救奴婢,侯夫人一进府,奴婢就通报了。”

女人最重要的就是脸,伯远侯夫人的惩戒又向来没个轻重。要是这张脸给打坏了,她这辈子也就完了。

白露知道这不是她的错,但按公主的脾气,求情只会让事情更糟糕。

然而,小丫鬟求到她头上,她总不能置之不理。

若果真如此,她在这件事上失了威信,满院子下人她哪里还使唤得动?

没法子,白露只好咬咬牙跪在伯远侯夫人脚下,道:“侯夫人息怒,此事原是奴婢的不是,与她无干。”

她在赌。

赌她是长公主身边的四大贴身侍女之一,伯远侯夫人再怎么嚣张,也不敢对她下死手。

见白露被逼得跪了,躬身站着的另三名侍女——谷雨、春分、霜降,目光中都透出兔死狐悲的哀切之色。

今天是白露,明天就会轮到她们。

要怪,只怪她们命不好,跟错了主子。

面对跪下的白露,珊瑚不敢擅自做主,回头看了一眼伯远候夫人。

伯远侯夫人却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来,心道:“白露啊白露,这可是你自己找上门来,怨不得我,我原本只想教训教训一个小丫头。”

今儿这场面,要是能把公主身边的贴身侍女给教训了,才是真正扬眉吐气的大事情!

见到她如此神情,珊瑚回头看着白露,蹲了蹲身道:“白露姐姐,得罪了!”

珊瑚把礼节做了十足,眼里却冒出凶光。

白露生得比她美,又是从宫里出来的侍女,规矩仪态谁见了不赞一声好?事事都压着她一头。

今儿,她得了机会,正是要出一口恶气!

珊瑚深吸一口气,将手臂高高扬起,积蓄力气就要朝着地上跪着的白露掌掴而去。

谷雨闭上眼睛不敢再看。

这一下要是被打实了,白露的脸还能见人吗?

“慢着!”

电光火石之间,秦瑶光开口。

她算是看明白了,所谓伯远侯夫人,不过是得寸进尺的愚蠢妇人。

邓嬷嬷一听,立刻往前踏了一大步,右手往上一抬,将珊瑚的手臂牢牢架住。

逃过一劫,白露吓得软了身子,死死撑着膝盖,才勉强跪稳。

得意的笑容凝固在伯远侯夫人脸上,她沉声问:“外甥媳妇,你什么意思?事到如今,我在这府上连教训一个下人都不行了?”

她知道长公主最在意的是燕长青,转身看着秦瑶光道:“我从小看着外甥长大,他在儿时就常说长大后要孝敬我。和公主成亲后,长青每次来信都会嘱咐,他不在身边,就让公主替他尽这番孝心。若公主有行差踏错,让我务必不能袖手旁观。”

秦瑶光听得差点笑了起来。

就凭这套不甚高明的PUA话术,能把原主一个堂堂长公主捏在手心这么多年?

简直可笑。

原主不愧是没有脑子的炮灰女配,谁都可以拿捏一番,身份再高也没用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