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绿色小说网 > 女频言情 > 时总夫人因为拜金爆黑了

时总夫人因为拜金爆黑了

白三爷作者 著

女频言情连载

芮冬是电视台总监,临危受命接下了采访顶流时行衍的任务。二人明明相识,可那个男人却只把她当做陌生人!当年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,她被迫离开,以至于在他的心里,她成为了一个贪图富贵的拜金女!再度相遇,他们能否解开误会,破镜重圆?

主角:芮冬,时行衍   更新:2022-07-16 00:56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芮冬,时行衍的女频言情小说《时总夫人因为拜金爆黑了》,由网络作家“白三爷作者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芮冬是电视台总监,临危受命接下了采访顶流时行衍的任务。二人明明相识,可那个男人却只把她当做陌生人!当年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,她被迫离开,以至于在他的心里,她成为了一个贪图富贵的拜金女!再度相遇,他们能否解开误会,破镜重圆?

《时总夫人因为拜金爆黑了》精彩片段

芮冬看着男人俯下,他眼尾勾着邪笑,下巴到耳朵弧线流畅,不等靠近,漂亮喉结上下滚一圈。

火热在空气攀升,她肌肉紧绷,后背贴冰凉墙壁,手指抓裙角,盯着男人唇吞了吞口水。

时行衍低头的时候,芮冬呼吸消失,她憋气,红脸。

“芮总监,芮总监,快醒醒……”

一阵催促,将她惊醒。

芮冬抬头,漂亮侧脸印上衬衫纽扣的形状,看着助理,懵了。

眸子因分不清梦境现实,笼着水汽。

迷茫懵懂的样子惊得助理汗毛竖起。

“芮总监?”

诡异拉长的音调,让芮冬彻底惊醒。

心口因为那梦撕扯条条刺痛,奇异的酸涩倒灌心田。

“嗯?”

只有一秒,她强迫自己回神,懵懂眸子瞬间变锐,仿佛刚才的脆弱只是幻觉。

助理深吸一口气,才接受芮冬差别巨大的变化。

“您要不要洗把脸补个妆,一会就要录制节目了,您这样……”

助理怀疑的目光往芮冬脸上直瞧。

芮冬抬起头:“给我三十分。”

……

洗手间。

芮冬洗了把脸,看着浴室镜的脸,想到刚刚的梦,心口像被重物坠着,沉沉往下落。

她很久没梦到时行衍,若不是录制节目,这名字她会尘封心底,再不记起。

她双手撑洗手盆,脸上水珠滴滴往下落,像伤心人的眼泪。

可芮冬如今,落不下一滴泪。

成年人的世界,不容许任何形式的矫情。

她缓了一口气,从名牌手提包里掏出口红,拧开盖子,细细涂抹。

浴室镜的脸,褪去脆弱和苍白,逐渐变得精明干练。

芮冬是在电视台的走廊上再次遇到时行衍。

他被一群人簇拥,身形颀长,裹挟两米高气势而来,像自带光环的王子,每一步都踏在她的心尖儿。

黑色西裤,黑色高定款式的衬衣,修剪得宜的时髦短碎,露出坚毅轮廓。

大长腿有节奏迈开,他裹挟风声而来,所经之处,到处都是拿彩灯女孩的尖叫。

经过她所在的导播室,时行衍似有感应,视线扫来。

四目交汇,男人目光仿佛精钢开刃的刀笔直戳入她心口。

剧痛,酸楚,伴随一缕说不出的兴奋,肾上腺狂飙。

她憋住呼吸,一眨不眨,直到男人露出玩味,朝自己走来。

咚。

咚。

咚。

她清晰听到胸腔下狂乱的心跳。

男人在她面前定住。

她甚至闻到男人身上熟悉的松香调。

调整出得体的笑容,她鼓足勇气抬眼,刹那,入眼是男人冷漠的下颌。

男人对她视而不见,反倒对她身后助理一笑。

“你就是采访我的主持人?

芮冬的笑僵住。

助理也瞬间懵逼。

助理指着芮冬小心翼翼解释:“不是的,时先生,您面前才是主持人,芮冬。”

“芮小姐既是主持人也是电视台总监。”

芮冬嘴角僵硬的扯不出任何职业微笑。

明明是认识的,时行衍却对她视而不见。

这中间怎么回事,芮冬清醒的很。

一抹酸涩划开,她当作自己是陌生人,对时行衍伸出嫩白手掌。

“你好,时先生,见到您很开心。”

时行衍在她的视线范围里,缓缓将双手插入裤兜,唇角讥诮:“原来你就是芮冬,久仰大名。”

刚刚还装不认识,现在却说久仰大名。

看着男人眼里的嘲讽,芮冬尴尬将手收回。

她机械的说场面话:“时先生,我才是久仰大名,今天知道您要来,我们一干同事都兴奋的找不到北。”

“您的歌唱事业这么成功,真叫人佩服。”

时行衍眼底暗光滑过,玩味:“兴奋的人也包括芮小姐?”

芮冬眸子微微僵滞。

空气似乎脆了。

芮冬目光定格在男人坚毅脸庞,一时不知怎么回答男人的问题。

时行衍这句话,似玩笑,似认真。

芮冬沉默。

时行衍嗤的一笑。

随着男人一声,芮冬心脏无声缩紧。

她听到助理压抑兴奋的嗓音:“当然不会,芮总监出了名的工作狂,她根本不会追星。”

男人轻慢的目光缓缓落在她脸,勾唇:“是吗?”

然后她听到男人下一句:“也许我这一款,入不了芮总监的眼。”

助理立刻反驳。

“时先生,您别开玩笑,芮总监只是不追星。”

“您跟她又不认识,怎么知道她不喜欢这一款?”

时行衍的淡红的唇瓣开合。

“也许芮总监没有心?”

这玩笑似的回答,叫芮冬的心无声下沉。

贫穷无能的女人才会一往情深,富裕且有事业的女人,才不会溺在无用的感情里。

芮冬用这个提醒自己,掐了掐掌心,目光对准摄影棚下的男人。

他长身窝在独人沙发,手臂慵懒耷在扶手,眸光半撩,透过睫毛缝隙睨着她。

她这一抬头,对准男人暗涌的瞳仁,像被什么东西一撞,只得扯一个尴尬的笑。

男人收回目光,像没看见她的示好。

慢条斯理撸起小臂衬衣,他生的俊美,举动优雅贵气,简单动作也做的赏心悦目。

一线蜜色随他动作袒露在灯光,纤毫毕现。

芮冬甚至看到男人胳膊上浓密的汗毛,这汗毛没令他看上去粗鄙,反而散发凛凛荷尔蒙。

因为没有对视,芮冬看不见男人眼底的凉薄。

男人整理衣服的动作,令她生出浓浓熟悉感。

仿佛他们没有错过,他们还是最亲密的情侣。

这个臆想叫她胸口阵阵悸动,血液里有东西正萌芽破土,蠢蠢欲动。

时行衍突然抬头,对她咧开白白牙齿,“准备好了?芮总监,我们可以开始了。”

芮冬看着男人这混杂成熟男人和男孩子气的笑,瞳仁微缩。

酸胀在胸口发酵,越来越大。

她的怔愣不过一秒,很快也勾唇笑笑,“可以开始了。”

“亲爱的观众朋友你们好,欢迎晚八点准时收看《星冰乐》,今天请来的是歌唱巨星时行衍,大家鼓掌欢迎!”

刹那间,掌声雷动!


时行衍的粉丝是粉圈出了名的拥趸,只要有他在的地方,势必会变成一场大型粉丝见面会,场面一度陷入失控。

芮冬一袭白色西装套服,轻轻鼓掌看向时行衍。

时行衍长身而起,单手扶住西装外套一粒扣位置,对观众微鞠躬。

“大家好,我是时行衍。”

一身黑色的精工正装裹在身上,衬得他身形颀长高大,五官轮廓俊美,是令人一眼沉沦的大帅比类型。

他微微偏头,朝左侧观众鞠躬,芮冬眼尖的看到,男人左耳一抹闪亮的圈。

没等她看清,男人已经回到嘉宾位。

那银光一晃,在芮冬眼底惊鸿一瞥。

场下迷妹的尖叫响彻摄影棚。

“时行衍,时光流逝,行衍一生!”

“啊啊啊啊,时行衍,看到我看到我!我爱你!”

………

观众席下,无数荧光灯闪烁,全然是为时行衍打的call。

迷妹们陷入半癫狂状态。

时行衍眼皮半撩,流转的眸光,杂着邪气和慵懒。

“大家安静。”

台下安保做了许久维持秩序的工作,不敌男人简单的制止手势。

男人收回手掌的同时,摄影棚落针可闻。

芮冬找回自己的场子,杏眼弯弯。

“看得出来,大家很喜欢时行衍,那么我们废话不多说,快点来留言你想要问时行衍的问题吧。

“现在大屏幕上滚动着节目组的微信微博公众号,大家可以踊跃留言,留下你最想问时行衍的话。”

“现在,我代表留言的观众来问几个问题。”

芮冬拿起答题卡,第一个问题像把匕首,狠狠钻入她心脏。

呼吸乱了一刹那,她半吸一口气,对准男人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,发问。

“时先生,据说你家境优渥,完全可以继承家业,为什么走歌手这条路呢?”

时行衍对着她,那凛冽的锋芒,差点以为自己要被男人凌迟。

在她心脏紧张到蜷成一个点的时候,听到了男人的回答。

“年少轻狂,我曾为了一个女人跟家里断绝关系,至今没脸回家。”

出人意料的回答,像一把刀子,由沙发上邪笑的男人亲手握着,深深捅进她的心窝。

心口细密连绵的疼痛令芮冬眉心皱起。

台下的迷妹瞬间疯了。

尖叫抗议咒骂声险些掀翻房顶。

“是什么女人,竟值得时行衍跟家里闹翻?”

“拆散时行衍家人的亲情,不是什么好人,渣女吧!”

“时行衍!那个女人还跟你在一起吗?”

“渣女,竟敢这样对待男神时行衍!”

……

渣女本女芮冬:“……”

她嘴角僵硬的快要笑不出来,粘了假睫毛的眼皮颤了颤。

绷紧了嘴唇,又跟随现场观众的呼声,问了句废话。

“我替场上观众追问句,时先生现在还跟那女人在一起吗?”

时行衍只回了三个字,“她也配?”

冷箭顺着时行衍讥诮的嘴角,咻的一声扎到芮冬心窝。

!!!!!

疼,疼,疼,疼,疼!

“时行衍威武!”

“年轻时候谁没遇到一两个渣男渣女?时行衍加油!”

“渣女怎么配跟时行衍这么美好的人在一起,我光是看着时行衍都幸福的要晕倒,渣女暴遣天物!”

……

听着台下谴责咒骂的声音,芮冬嘴角眼角齐齐抽搐。

手心的答题卡pad上,已经出现了导播刚刚发来的临时议题。

看到那问题,芮冬眼角抽的更厉害了。

“时先生,你介意我们深入的聊一聊这位……”

她停顿了下,适应了下自己骂自己的氛围,咬牙,“渣女吗?”

时行衍似笑非笑:“芮总监,我不喜欢用这词汇形容那女人。”

芮冬跌落谷底,扎满冷箭变成刺猬的心脏,雀跃的扭了扭。

她嘴角僵硬的肌肉松弛下来,勾起浅笑,盯着男人沁薄唇瓣,等男人回答。

时行衍转过脸来,左耳银光映入眼底,赫然是一枚银戒指。

芮冬瞳仁骤然收缩的同时,听到了男人慢条斯理的回答。

“我更喜欢称她拜金女。”

芮冬:“……”

一场采访,环绕时行衍前女友的时间并不多。

芮冬也不想深入的聊,她可没有给自己招骂的习惯。

芮冬环绕着时行衍近年的发展聊了聊。

太久没见,芮冬以为时行衍会跟开始那样针锋相对,没想到采访异常顺利的完成了。

采访结束之后,台长按照惯例要请时行衍一起参加庆祝宴。

当着众人的面,芮冬不好意思的推了推脸上的金丝边眼镜:“不好意思,我还有点事情,少陪了,希望大家玩的开心。”

台长顿时不干了:“那怎么行,你可是采访时先生的主持人,我看你们在直播的时候相谈甚欢。”

“不如一起吃个饭增进了解,以后也能交个朋友。”

“都在一个圈子里,多个朋友多条路嘛,您说是不是时先生?”

时行衍狭长的眼眸里杂着讥诮和玩味。

“芮总监急着跟男朋友约会也说不定,还是不要耽搁芮总监二人世界了。”

芮冬的心尖儿酥酥一撞,隔着镜片笔直看向时行衍。

时行衍嘴角飞起的那点笑,更像是讽刺。

“哈哈哈,时先生,这就是您不清楚了,芮总监现在单身,回去也不过养花猫而已。”

“芮总监,这次无论如何不能推脱,在镜头前主持节目是你的责任,节目散之后,宾主尽欢也是你的义务不是嘛?”

众人的撺掇下,芮冬只能跟随大流,上了时行衍的玛莎拉蒂。

跟男人独处密闭的空间,他们之间的张力在空气诡异的流动。

芮冬屏着呼吸拉上安全带,“咔哒”一声格外响亮。

她目光平视前方,一个字也没跟男人说。

然后耳边传来时行衍的一声冷呵。

“芮总监真是大气,下了节目惜字如金。”

芮冬看男人一眼,他侧脸冷漠锐利,单手随意搭在方向盘上。

衬衣随这个动作上移,露出一块光洁表盘,百达斐丽限定,一块表她不吃不喝几年也买不到。

但令她心脏缩紧的却是男人左耳那只银色戒圈。

可能是时间太久,银子经过时间洗礼,微微泛黑。

戒圈上镌刻的字母越发清晰。

R&S,FOREVER.

只看一眼,芮冬心脏肌肉缩的越来越紧,逐渐缩成石头。


她掐紧手心,在弥漫的刺痛中收回目光。

“我觉得时先生应该不喜欢跟我攀谈。”

男人目光缓缓落在她脸上,刀子一样的锋芒蹭过。

时行衍冷笑:“芮总监料事如神。”

芮冬:!!!

不等她理清胸膛里肆虐的酸痛,玛莎拉蒂飞驰而出。

她被惯性一带,狼狈朝操作台上扑,胸脯狠狠一勒。

痛!

芮冬咬牙。

一路上,沉默是张牙舞爪的病毒,无孔不入的侵袭毛孔。

短短一段路途,芮冬度日如年。

他们真就一言不发的抵达目的地。

透过车窗看到餐厅招牌,芮冬一言不发拉开安全带,刚抠开车门,手腕突然一紧。

她震惊的抬起眼皮,男人嘴角飞着一缕讥诮:“芮冬,好久不见。”

芮冬心里竖起的坚冰随着这个名字轰然倒塌,金丝边眼镜遮不住她眼底的冰消雪融。

看着男人眼底杂着的情绪,芮冬猛的别开视线,苦笑:“时行衍。”

光是念着这个名字,芮冬都能感觉到胸膛里的排山倒海。

有东西迅速在她眼底聚集,她飞快的勾起嘴角掩饰失态:“好……久不见。”

声音颤颤。

芮冬挚爱陈奕迅的好久不见,还记得第一次听到的时候,竟然听到泪流满面。

直到这一刻,她才知道,原来这四个字对着故人,最不容易张口。

芮冬以为,在好久不见之后,会有许许多多的话要说。

但是此刻,弥漫在车厢的却是诡异的沉默。

时行衍抿着嘴唇盯她,炙热中杂着审度,混彻骨的冷。

芮冬满腔的热血彻底凉了下来。

她用力气掰开男人的手,飞快抠开车门。

关车门的时候,芮冬朝车内一瞥。

时行衍还维持那个动作,一动不动。

好像有悲凉随他蔓延,穿过车门,精准侵袭她的心脏。

芮冬踩着高跟鞋飞快跑到电梯前。

哒哒的脚步在地下停车场格外刺耳。

等待电梯的时候,芮冬不断的祈祷快点快点,最好在时行衍赶来之前。

这样她就不必跟时行衍独处。

老天不眷顾,电梯门打开的刹那,一只锃亮的皮鞋尖在她左侧站定。

男人双手插兜,长身玉立脊背挺拔,注视着电梯门缓缓开口:“跟我分手之是要这种生活?”

芮冬心里酸涩得不像话,但还是顶着男人的目光高压,直了直脊梁:“也许不如你金尊玉贵,但比起当初并不差。”

芮冬鼓足勇气,打算跟时行衍摊牌,既然分手了,他们哪怕不能当朋友,也不必针锋相对。

刚要开口,男人已经提步进入电梯。

芮冬:“……”

一腔勇气打在棉花上。

她只得跟上,不知道是不是巧合,时行衍站在了电梯的右侧,芮冬只得站在左侧跟他隔开一段距离。

不经意抬头,男人左耳银戒时不时晃过。

芮冬胸腔平下去的情绪再次翻江倒海。

她盯着男人的左耳,很想问问他,为什么还带着那戒指。

不是早该……扔了吗?

但时行衍周身的疏离和冷漠就像一张网,将她彻底隔离在外。

到嘴边的话几经咀嚼,最后还是吞了下去。

芮冬强迫自己忽略时行衍的存在,可心脏却像揣了一只小鼓,“嘭”“嘭”跳的厉害。

电梯即将跳到目标楼层,芮冬生恐这一去再没这样独处的机会,鼓足勇气,:“时行衍!”

男人俊美的脸转过来。

她勾出甜美得体的笑,“跟你分手,我从来没后悔。”

她看到男人脸色瞬间沉下去。

包厢氛围很好,时行衍是跨越歌曲表演的大明星,自从歌唱比赛一曲成名,星途一帆风顺,早已斩获大批迷妹。

同事们将时行衍团团包围,要签名的要签名,要合影的拍合照。

芮冬不想凑热闹,加上摄影技术不错,自然成了拍照的不二人选。

芮冬手里的摄像机几乎没停下的机会。

无数合影定格,透过摄像机,时行衍轻抬下巴,眸光幽沉,像是要穿过摄像机,直逼她的眼睛。

闹归闹,总该回归到宴会的主题上。

芮冬放下摄像机,准备挑偏僻的位置坐下。

然后就听到熟悉到骨头的声线:“芮总监,你我合作一场,合个影?”

时行衍的话落下,包厢无数目光纷纷落在芮冬脸上。

芮冬掩饰不住内心的诧异。

电梯里那句话之后,时行衍待她冷若冰霜,她以为,他不会再理她。

“是呀,芮总监,你跟时先生合影,我给你们拍照,保管把你拍的美美的。”

电视台里的摄影师玩笑。

盛情难却,芮冬硬着头皮走过去,站在时行衍的身边,僵硬的笑。

因为要单独合影,环绕在时行衍身边的人呼啦啦散了一圈,纷纷站在对面。

议论声时不时的传入耳边。

“芮总监跟时先生还挺有cp感的。”

“郎才女貌呀,不过芮总监跟哪个男明星站一起都融洽,长得好看真沾光。”

不过是寻常的议论,跟其他男明星合影也常听到。

但这次,可能身边站的人不同,芮冬听的心脏缩成一个点。

“芮总监,嘴角轻松一点,不要那么僵硬,虽然时先生很俊美,但是也别那么紧张……”

芮冬嘴角扯的更大,镁光灯闪烁的同时,右边肩膀上突然沉下一只手。

时行衍讥诮,轻声:“谢你当年的不嫁之恩。”

心脏像被钝刀子切割,窒息的疼在呼吸弥漫。

芮冬瞳孔微缩,跟时行衍讥诮的脸一起在照片定格。

摄影师照片哀嚎,抗议他们两个要表情管理。

最后以两个人的假笑定格。

用餐的时候,芮冬自觉要距离时行衍远一点。

但在台长和众人的撺掇下,芮冬还是被安排在时行衍身边。

时行衍在酒席上游刃有余,有人劝酒的时候,沁薄的唇瓣沾杯口,不失时机地调侃。

一切都把握的刚刚好。

反观芮冬,一整个饭局下来坐立不安。

余光中,能看到男人袖口挽起,露出手腕左侧黄豆粒大小的刺青,被百达斐丽手表压着,若不仔细,并不明显。

金银花,别名忍冬,也是芮冬名字的由来。

熟悉的图案让芮冬的心脏被千万根钢针穿刺。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