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绿色小说网 > 现代都市 > 精品全集哥哥们别求了,夫人和王爷上山赏月了

精品全集哥哥们别求了,夫人和王爷上山赏月了

乱撞的小熊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《哥哥们别求了,夫人和王爷上山赏月了》,综合评价五颗星,主人公有温宴离云念念,是作者“乱撞的小熊”独家出品的,小说简介:道素菜。温晏离桃花眼眼尾微挑:“不开心?”“没!”桌子上的四喜丸子每个都很大。云念念吃不下一个,便用筷子分成两份。看温晏离始终不动筷,呆呼呼的问道:“你要吃四喜丸子吗?”温晏离仍然未动。皇上和温书礼悄悄看过来。云念念被看的不好意思,低头用干净小碗把另一半四喜丸子盛好推过去......

主角:温宴离云念念   更新:2024-05-12 19:00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温宴离云念念的现代都市小说《精品全集哥哥们别求了,夫人和王爷上山赏月了》,由网络作家“乱撞的小熊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《哥哥们别求了,夫人和王爷上山赏月了》,综合评价五颗星,主人公有温宴离云念念,是作者“乱撞的小熊”独家出品的,小说简介:道素菜。温晏离桃花眼眼尾微挑:“不开心?”“没!”桌子上的四喜丸子每个都很大。云念念吃不下一个,便用筷子分成两份。看温晏离始终不动筷,呆呼呼的问道:“你要吃四喜丸子吗?”温晏离仍然未动。皇上和温书礼悄悄看过来。云念念被看的不好意思,低头用干净小碗把另一半四喜丸子盛好推过去......

《精品全集哥哥们别求了,夫人和王爷上山赏月了》精彩片段


云鹤呆愣了片刻。

从远处过来一队巡逻侍卫。

云念念朝着暗五示意了一眼,他立刻拉着云鹤站起来,自己低头站到云念念身后。

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。

侍卫路过,朝着她抱拳行礼,复又离开。

直到他们彻底消失后,云鹤才质疑问道:“你真的是云念念?”该不会是被易容冒名顶替了吧?

云念念嗤笑一声,不做回答。

“随你怎么想,就当是以前受你们厌恶冷眼的云念念死了吧!”

时间不早,她该去乾清宫了。

少女转过身去,裙角微扬,随意道:“今日我打了你,你大可随意找人告状,我绝不否认。”

云鹤不会说出去的。

他这个人最要面子,被庶妹对他来说打了是一件丢脸到极致得事情。

他会想办法报复,但不会不要脸的愚蠢告状。

御花园内,云念念抬脚离开。

暗五随意的扫了云鹤一眼,低声警示道:“刚刚云侍卫跟王妃说的话我都记得,也会如实禀告王爷,今日是云侍卫自己嘴贱讨打,希望你日后不要再动坏心思,否则你自己知道下场。”

说完他跟着云念念走上一段,确认云鹤没有跟过来后,又继续躲到暗处去。

云鹤面色狠戾,手握成拳,狠狠砸在旁边的一棵大树上。

到乾清宫的时间刚刚好。

她刚走到宫门口,就看到侧边皇上和温晏离一同过来。

云念念弯腰行礼。

皇上心情很好:“行了,我们一起进去吧!”

午膳就是普通的家宴。

皇后不在,只有他们三个人。

刚刚落座,外面进来一名锦衣小少年。

小少年乖乖拿着书,站在殿中央有模有样的行礼:“父皇,三皇兄。”

皇上点头笑笑,指向云念念:“书礼,这是你三皇嫂。”

少年名叫温书礼,八皇子,年十三。

少年撇了撇小嘴,朝她唤道:“三皇嫂好。”

菜肴还没有上全。

趁着这段时间,皇上开始询问温书礼功课。

“功课背的怎么样了?背给朕听听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少年面色上有些心虚,硬着头皮背过双手,站在殿中开始背。

“……唯天下至诚,为能尽其性……巴拉巴拉巴拉……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……嗷嗷嗷嗷嗷嗷……可以赞天地之化育,则可以……可以……”

“则可以与天地参矣。”

少年背的磕磕绊绊,并不熟练。

云念念安静倾听,心里与他一起默背,背到最后一句,温书礼卡了,她却提前在心里背出来。

“?”

待到背完,她心生疑惑。

这本书,在记忆里她明明没学过,也不知道这些繁琐复杂的文字是什么意思,但她就是会背。

就好像,刚刚在哪里看到过。

云念念恍惚想起,刚才在马车上,温晏离手里拿的那本书,好像就是这本。

她只随意看了两眼,竟然能背下来。

说起来重生之后,虽说没有什么大的变化,但她确确实实感觉头脑比之前清晰了很多。

……

温书礼背的并不顺畅,但还是背完了。

皇上随意教育了两句便让他落了座,菜也上来了。

温晏离拿起筷子,递给云念念一双。

见她始终没有反应,他轻轻戳了她一下。

云念念这才回神,笑着接了下来:“谢谢!”

宫里的膳食丰盛美味。

一道油焖大虾摆在云念念正前方的位置。

她垂眸看了一眼,便推到边角,面前随意换了一道素菜。

温晏离桃花眼眼尾微挑:“不开心?”

“没!”

桌子上的四喜丸子每个都很大。

云念念吃不下一个,便用筷子分成两份。

看温晏离始终不动筷,呆呼呼的问道:“你要吃四喜丸子吗?”

温晏离仍然未动。

皇上和温书礼悄悄看过来。

云念念被看的不好意思,低头用干净小碗把另一半四喜丸子盛好推过去。

“吃嘛,我们一人一半。”

他诧异低头。

本来圆滚滚的四喜丸子分了一半,样子有些丑。

看起来油腻腻的,他自认为不会喜欢吃。

僵持了半秒不到,温晏离不动声色的拿起筷子,吃了很小一口。

云念念问:“好吃吗?”

他口味一向清淡,很少吃大油的食物。

慢慢咀嚼咽下后,温晏离低低“嗯”了一声。

“啪嗒!”

坐在对面的温书礼手一抖,将筷子掉在地上。

他慌慌的捡起来,悄咪咪看四周。

皇上却好像没有反应过来一般,压根不看他,绕有兴致的看着这对新婚小夫妻。

温书礼松了口气,卑微的用衣袖擦干净筷子继续吃。

云念念看他吃了,心里莫名有成就感。

少女笑的眉眼弯弯,挑着自己觉得好吃的菜给他夹过去。

“那你再吃这个!”

“这个鱼也很吃,鱼肉很嫩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过了一会儿,温晏离面前的碗里装了满满的菜,就快要溢出来了。

云念念夹的每一道菜他都吃了。

甚至还夹了一块清汤豆腐放在她的碗里。

“你自己吃,不用管我!”

“啪嗒!”

皇上的筷子也掉在地上。

刘公公赶紧帮忙捡起来,换了新的筷子。

皇上都没有反应过来一般,拿新筷子,一边吃菜一边看戏。

筷子夹下去,吃的什么他看都不看。

“皇上……”

刘公公再旁提醒,示意让他低头看。

他这才发现筷子夹在了桌上,他刚才吃的是空气。

皇帝不愧是皇帝,面色上波澜不惊,默默把碰了桌子的筷子递给刘公公,又换了新的一双。

午膳在极其诡异的气氛下进行着。

吃完,温晏离和云念念一同离开。

皇上负手而立,站在乾清宫外目送着二人。

男子身形修长,背影提拔,墨色长发用一条发带随意扎起,发尾随风飘荡。

少女长的矮了一些,穿着带着活力的浅绿色裙摆,小手牵着温晏离的衣袖,乖乖跟着他往外走。

两人莫名的般配。

皇帝笑道:“看来晏离是对这姑娘动了心啊!”

温书礼不满的哼了一声:“可是父皇,儿臣听说离王妃是费尽心思想要嫁给皇兄的,还算计了云家七小姐,才代替她成为王妃,这样的女人怎么能配得上皇兄?”


温书礼上下打量云念念,心里强行反驳自己。

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。

这样一个并不出色的女子,长的瘦瘦小小的,无论是身世还是样貌,他都觉得他配不上三皇兄。

那可是三皇兄啊!

温书礼觉得自己在做梦,抬手超级狠的捏了一下自己的脸,疼的嗷了一声。

云念念:“???”

温子墨:“……”

温书礼后退两步,更加不可置信。

竟然不是做梦,他不信,他还是不信。

面前这个皇子好像是有点傻。

云念念看他一直盯着自己,时而摇头,时而拼命摇头,还后退好几步。

云念念忍不住叫了他一声:“那个……八皇子,你今天是来……来做什么的?”总不能是大老远从皇宫跑过来,在他面前掐自己一下,总不能是这个目的吧?

“啊……”温书礼回过神:“没……没事了!”

眼看着开堂的时间快到了,云念念歉意的道:“八皇子,我还有些事情,需要出去一下,要不然……”

她本来是想让温书礼回去的。

但少年只听懂一半,甩了甩手:“没关系,你去吧,我自己进去就行,不用招待我。”

云念念:“???”

温书礼目不斜视的走了进去,可还未走远两步。

温子墨无情揪住他的后脖领衣衫,似笑非笑的拉着他离开:“功课背完了吗?我好久没看到你了,走吧,跟我回去,我可要好生考考你!”

直到被他单手拖走,温书礼仍旧一脸懵:“四皇兄,咱们不是昨天刚刚见的吗?”

“而且不是你让我去离王府看看的吗?”

行至拐角处,温子墨笑着用折扇敲了敲蠢弟弟的头:“那你呢?看明白什么了吗?”

“离王府上焕然一新,三皇兄最近也没有再发病,他的病你我都知道,连太医都没办法说让他控制这么长时间,可偏偏三皇嫂过来之后,他的病情好转太多了,你说她算不算三皇兄的救星。”

温书礼:“可是我还是不相信,三皇兄怎么会看上一介庶女?”

温子墨又一次将折扇敲在他脑袋上:“什么庶女不庶女的,嫡庶一论不过是封建迷信,按理来说,你我还都是庶子呢!”

“唔……”温书礼吃痛捂着头:“怎么连四皇兄也在帮她说话呀!”

虽是心里不满。

但过了一小会儿,小少年看着云念念消失的背影,嘟囔了一句:“不过想到三皇兄病情好转,她看起来确实没那么讨厌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大理寺。

云念念顺利赶了过来。

云修坐在公堂之上,大病初愈,面色仍有些发白。

秋秋乖乖跪在地上。

好像是很害怕一般四处张望,直到看到她,眼眸里有了明显的亮度。

云修也看了她一眼,拍下惊堂木,开堂了。

他没日没夜的调查,这次是真的查到了真相,犯人是秋秋的弟弟秋虎。

秋虎沾上赌瘾,在赌坊欠了银子,回家偷钱被发现,一时害怕,就砍死了秋父秋母,怕搬出去被发现,才分尸藏了起来,但还是太慌张,第一次干这种事情,露了马脚。

说来也是讽刺的,那天秋虎偷钱之前,秋父秋母骗了秋秋进房,把她送给一个恶行昭著的老鳏夫。

老鳏夫性格差,前两个媳妇都是被打跑的,他有一些银子,花钱买下了秋秋。

那天从未反抗过的秋秋第一次发疯反抗,用刀砍伤了老鳏夫,赤着脚衣衫不整的逃出去……

秋秋天生力气大,若是那天秋父秋母没有逼她嫁人,让她留在家里,秋父秋母也不会被秋虎砍死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